煤炭“去产能”路径

□吴神法   2017-08-04 23:08:29

化解煤炭过剩产能,不是简单去产能,而是要将提高煤炭供给质量与去产能结合起来

当前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要任务是化解过剩产能,但不是简单去产能,而是要将提高煤炭供给质量与去产能结合起来,这样才能真正达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的。

提高煤炭供给质量主要包括,一是提高煤炭供给的稳定性和适应性,要能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这涉及到产能合理规模问题;二是提高煤炭供给效率,提高集约化水平,这涉及到矿井开发规模问题;三是优化供给布局,形成与煤炭资源储量分布相适应的煤炭开发布局,这涉及到煤炭供给区域结构调整问题;四是走资源节约型道路,实现煤炭工业长期可持续发展,这涉及到煤炭资源回收问题。

本文通过对中国煤炭储量、产能及产量分布结构进行一些基础研究,为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一些建议和参考。

煤炭储量分布

1.储量区域分布面广,西多东少、北多南少。根据国土资源部《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16)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煤炭查明资源储量15663.1亿吨,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煤炭资源分布呈现“北多南少,西多东少”的特点,煤炭资源的分布与消费区分布极不协调。从东西分布看,西部地区查明储量11383.81亿吨,占72.68%;中部地区3409.51亿吨,占21.77%;东部地区588.9亿吨,占3.76%;东北地区280.89亿吨,占1.79%。从南北分布看,东北、华北和西北三个地区煤炭储量13450.58亿吨,占85.87%;华东、中南和西南地区储量2212.53亿吨,占14.13%。从省份分布看,除上海市外,其他省份都有不同数量的煤炭资源,其中查明资源储量前10位的省(区)有内蒙古(26.24%)、新疆(24.09%)、山西(17.3%)、陕西(10.28%)、贵州(4.18%)、河南(2.21%)、云南(2.14%)、宁夏(2.09%)、甘肃(2%)、安徽(1.91%),合计14478.41亿吨,占全国的92.44%。

2016年中国煤炭产量为336398.5万吨。2.动力煤多、炼焦煤少。从煤种分布来看,动力煤约占72%,炼焦煤约占26%(其中主焦煤、肥煤、瘦煤等基础煤种比例较少,仅占13.35%),分类不明的占2%。动力煤主要分布在华北和西北,分别占全国的46%和38%;炼焦煤主要分布在山西、安徽、山东、贵州和黑龙江;无烟煤主要分布在山西和贵州。按煤化程度高低可以分为无烟煤、烟煤、褐煤,其中无烟煤约占12%,烟煤约占75%,褐煤约占13%。

3.煤炭硫分从西北向西南逐渐升高。据统计,中国灰分小于10%的特低灰煤仅占探明储量的17%左右,大部分煤炭的灰分为10% -30%。煤中硫含量变化范围为0.02%-10.48%,变化较大,以各赋煤区保有储量为划分基础计算得出的中国煤中硫的含量加权平均值为1.14%。从区域分布看,西南地区硫分最高,平均为2.33%,东北地区和西北地区硫分较低,分别为0.54%和0.67%。从省份分布来看,硫分较高的有浙江(4.4%)、湖北(3.84%)、广西(3.30%)、重庆(3.26%)、贵州(2.67%),硫分较低的有黑龙江(0.36%),新疆(0.41%),安徽(0.68%)和内蒙古(0.68%)。总体来看,以浙、赣、渝、桂为界,中国煤炭硫分有从西北向东南逐渐升高再降低的趋势。

煤矿产能分布

1.煤矿产能西多东少,但开发强度东高西低。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截至2016年底核准(核定)的煤矿生产能力为345032万吨(不含在建矿井和手续不全矿井产能)。从区域分布看,西部地区170346万吨,占49.37%;中部地区130277万吨,占37.76%;东部地区26663万吨,占7.73%;东北地区17746万吨,占5.14%。从省份看,公布产能在1亿吨以上的有山西(94120万吨)、内蒙 古(78099万吨)、陕西(37674万吨)、贵州(17016万吨)、河南(16174万吨)、山东(15437万吨)、安徽 (15061万吨)、黑龙江(10296万吨),合计283877万吨,占82.28%。

如果用公布的煤矿产能与储量比值作为区域煤炭开发强度指标,那么从西到东煤炭开发强度逐渐增加,西部地区、中部地区、东部地区、东北地区依次为0.15%、0.38%、0.45%、0.63%,说明东部和东北地区煤炭开发强度相对较高。

2.小型煤矿数量多,大型及特大型煤矿数量少。从产能规模分布看,中国煤矿平均产能规模为75.66万吨/处,其中:小型煤矿数量占60.24%,但产能仅占10.12%;中型煤矿数量占20.77%,产能占17.90%;大型煤矿数量占15.15%,产能占34.67%;特大型煤矿数量占4.84%,产能占37.31%。

从省份分布看(前5名):小型煤矿主要分布在黑龙江、贵州、四川、湖南、江西,中型煤矿主要分布在山西、内蒙古、贵州、陕西、山东,大型煤矿主要分布在山西、内蒙古、陕西、河南、山东,特大型煤矿主要分布在山西、内蒙古、陕西、安徽、山东。

煤炭产量分布

1.煤炭产量比例与储量比例不平衡。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煤炭产量336398.5万吨。从区域分布看,西部地区192362.7万吨,占57.18%,较公布产能占比高7.81个百分点,较储量占比低15.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110357.4万吨,占32.81%,较公布产能占比低4.95个百分点,较储量占比高11.04个百分点;东部地区22330万吨,占6.64%,较公布产能占比低1.09个百分点,较储量占比高2.88个百分点;东北地区11348.4万吨,占3.37%,较公布产能占比低1.77个百分点,较储量占比高1.58个百分点。西部地区煤炭产量比例低于资源储量比例,中部、东部和东北地区煤炭产量比例高于资源储量比例。

分省份看,煤炭产量前5名的分别是内蒙古83827.9万吨、山西81641.5万吨、陕西51151.4万吨、贵州16662.2万吨、新疆15834万吨,合计占全国煤炭产量的74.05%。从以上分析看出,新疆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但煤矿产能和产量均相对较低,说明下一步开发潜力大。

2.产能利用率西高东低。按公布煤矿产能计算,中国煤炭产能利用率97.50%(如果将在建矿井和手续不全矿井产能包括在内,产能约47亿吨,产能利用率仅71.57%)。其中:西部地区产能利用率112.92%、中部地区产能利用率84.71%、东部地区产能利用率83.75%、东北地区产能利用率63.95%。产能利用率从西部到东部逐渐降低,尤其是西部地区,利用49.37%的公布产能贡献了57.18%的煤炭产量。

分省份看,公布产能利用率较低(后5名)的是北京、河南、吉林、广西、黑龙江,分别为75.62%、73.61%、60.83%、55.73%、54.62%。

提高煤炭供给质量目标和路径建议

1.制定适合经济发展需要的煤炭产能规模,提高产能利用率。相较于其他矿产资源,中国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可满足相当一段时期内煤炭开发需要,这为煤炭作为中国主体基础能源提供安全保证。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消费比例降低。当前能源消费总量已接近顶部,增长缓慢;煤炭消费量和原煤产量已提前进入下降通道。煤炭工业“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到2020年煤炭产量达到39亿吨,已接近2013年顶点的最高产量39.74亿吨,显然能满足期间的经济发展的需要,考虑一定的安全系数,如果按产能利用90%-95%计算,煤炭合规产能建议控制在41亿-43亿吨。

从煤矿产能利用率看,中部、东部和东北地区产能利用率均不高,尤其是东北地区仅63.95%,说明随着煤矿开采年限增加、煤炭资源减少以及其他因素影响,这些地区的有效产能并不高。对于这部分地区,尤其是东部和东北地区,可结合资源储量和开采技术条件等因素,对产能重新核定后,将无效产能置换出来,扩大西部地区高效产能,提高产能利用率。

2.综合考虑煤炭资源区域禀赋特点,优化开发布局。当前中国煤炭资源开发呈现出区域不平衡的特点,东部及东北地区开采强度较高,而西部地区拥有72%以上的储量,但只提供了57%的产量。优化煤炭开发布局的路径是“压缩东部、限制中部和东北、优化西部”。根据规划,2020年煤炭产量东部地区1.7亿吨、东北地区1.2亿吨、中部地区13亿吨、西部地区23.1亿吨,与2016年相比,东北地区略有增加、东部地区减少0.53亿吨、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分别增加1.96亿和3.86亿吨。与该地区的资源储量比,中部、东部和东北三个地区开采比例仍然较高,西部地区开采比例仍相对较低。由于调整布局需要一定的时间,可在“十四五”时期进一步增加西部地区煤炭开发力度。

3.提高煤矿集约化水平,提高大型煤炭基地产量。一是减少小型煤矿数量,提高煤矿产能平均规模。目前小型煤矿数量占60%以上,但仅提供10%左右的煤炭产能。提高煤矿产能规模,一方面在去产能过程中,符合条件的小型煤矿优先退出;另一方面对于未来需要新建或改扩建煤矿,结合不同地区的煤炭资源赋存条件,制定最低规模标准。

二是提高大型煤炭基地产量,形成大型煤炭基地产业集群。目前大型煤炭基地产量比重相对较低,拥有93.71%的煤炭储量,但仅提供90%左右的煤炭产量。规划明确提出,以大型煤炭基地为重点,统筹资源禀赋、开发强度、市场区位、环境容量、输送通道等因素,优化煤炭生产布局。对大型煤炭基地应采取分类调整策略,降低鲁西、冀中、河南、两淮大型煤炭基地生产规模,控制蒙东(东北)、晋北、晋中、晋东、云贵、宁东大型煤炭基地生产规模、有序推进陕北、神东、黄陇、新疆大型煤炭基地建设。到2020年,煤炭生产开发进一步向大型煤炭基地集中,14个大型煤炭基地产量37.45亿吨,占全国煤炭产量的95%以上。

4. 最大限度回收煤炭资源,对稀缺煤种实行保护性开采。由于煤炭资源不可再生,要统筹考虑去产能和资源回收的关系。煤矿关闭退出后,要想再回收剩余资源,要么付出更高成本,要么安全、技术上不可行。因此要对关闭退出煤矿进行全面综合评估,对于资源枯竭或剩余资源确实没有开采价值的煤矿可加大退出力度,但对于仍然具有开采价值的煤矿,即使规模较小,建议有序控制退出进度,以便最大程度回收资源。另外,虽然中国煤炭资源储量丰富,但优质炼焦煤资源储量较少,建议对于这部分资源实行保护性开采。对于部分高硫煤,由于目前脱硫技术比较先进,建议最大限度地回收资源。

(作者为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煤炭“去产能”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