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那么多传说,也没那么多文化

□赖晓东   2017-08-04 23:09:01

当我们追寻到历史的深处,茶似乎并没有今天那么多的文化负载,反而多了不少的冷酷和理性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从2011年开始接触茶、了解茶。用好友曹春华(茶人卡卡)的话说,一入茶门深似海。此言不虚,从一无所知,到关于茶的林林总总扑面而来,我瞬间便有了“茶醉”的感觉。

在两年前的某个晚上,当刘杰老师提到要写茶书的时候,我一开始是犹豫的。毕竟上至陆羽《茶经》,下至当代的茶人茶书;从农业种植、茶业营销到茶艺品饮、茶文化解读,可以说,茶的方方面面其实已经说得不少。我们还可以写什么呢?我的疑问显然被刘杰老师看出来了。

“我们言必称的‘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真的可以在《神农本草经》里找到对应的记载吗?不,这本书里压根儿就没提到有关茶的一个文字。”

“我们当下茶人言必称陆羽《茶经》,殊不知陆羽喝的茶跟我们现在喝的绝大多数茶没有多少关系。为什么我们现在说茶、说茶艺,还非要扯着陆羽不放?”

这个满头白发、喝酒比喝茶多的老头有点意思!

这两个问题就像高僧的两记闷棍,顿时敲醒了我。号称做茶文化电视节目四年有余的我,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茶,一直以来在我们国人的身体记忆里有着与众不同的丰富意象。然而,当我们追寻到历史的深处,茶似乎并没有今天那么多的文化负载,反而多了不少的冷酷和理性。

茶并没有那么多选择,也没有那么多功效,更不曾治病救人。人们要的只是饭后一杯茶,要的只是茶带来的片刻闲适舒畅。

茶并没有那么多传说,也没有那么多文化,更不曾玄之又玄。人们喝着茶,既是奇思妙想的药引,继而吟诗作赋,海阔天空,又是换取生计的一包包商品。

如今流行的茶文化,本质上是商业裹挟下的茶叶商品文化。为了一款茶叶,可以编撰出一套冠冕堂皇的故事,杜撰出一个远溯千年的传说。于是乎,六大茶类,数以千计的茶品,或以山头为由将茶叶极致化;或以传人自居将茶饮技艺传统化;或以功效为切入点将茶叶神化;更有甚者,远隔万里,向古墓追根认祖,自塑传奇。

如此鱼龙混杂的茶文化,是我们现代人要的茶文化吗?以至于,不少看着我们节目的观众常常满腹狐疑地问我,中国茶文化真的有那么深吗?是啊,茶真的有文化吗?如果有,到底应该是怎样的文化?

刘杰老师不是茶人,我也不是。那么,我们凭什么说茶文化?庆幸的是,我们身边还有像叶杨生、钱晓军、老罗、缪钦等这样的青年茶人,他们不讲文化,只讲茶性;不讲茶道,只论商道。

不人云亦云,还原历史真相;不就茶说茶,以政治历史的视野观照,这是《茶战》撰写的宗旨。以这样的宗旨,我们的探索还在延伸:抛开芜杂的“故事”“传说”,还原当代茶文化的真正根源,审视古今茶叶政治版图及格局。

我们凭什么说茶文化?我和刘杰老师甚至庆幸自己不是茶人,不是茶叶专家。我们只想静静地喝杯茶,翻开一段段波澜壮阔的茶叶帝国的往事风云。

(作者为书评人)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没有那么多传说,也没那么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