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和政策选项

□古泽满宏(Mitsuhiro Furusawa)   2018-09-18 10:03:07

为了维持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各国可以在以下三个方面采取行动:建立政策缓冲带、推动结构改革、避免保护主义全球经济展望:增长动力强劲而广泛

在投资增强、贸易复苏和有利的金融条件的推动下,全球经济增长势头强劲。经济复苏也广泛存在,2017年120个国家实现了更快的增长,这些国家的GDP占全世界的3/4。

IMF在2018年4月的全球经济展望中预测,2018-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将达到3.9%,比2017年10月的预测上调0.2个百分点。而且发达国家和新兴发展中国家共同推动了经济增长。

预计2018-2019年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将超过中长期潜在增速。美国已经实现了充分就业,预计在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刺激下,2018年和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分别达到2.9%和2.7%。

日本经济也在增长,尽管2018年年初曾出现过一些疲软迹象。而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亚洲新兴经济体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预计2018-2019年的增速均在6.5%左右。

IMF在2018年4月的区域经济展望中预测,欧洲发达国家2018年经济增速将为2.3%。但是这些国家的实际表现稍弱于预期,一些风险的暴露可能导致预期增速下调。尽管如此,欧洲发达国家增长仍然稳健且高于潜在增速。

欧洲新兴经济体也将在2018-2019年保持增长态势,尽管增速会略低于2017年的水平。值得注意的是,整个欧洲地区都表现出较强的增长动力,这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实现所有欧洲国家的同步增长。

然而,在其他新兴发展中国家(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中东地区),尽管其作为大宗商品出口国也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增长,但挑战依然存在。

总体而言,目前全球经济增长态势良好,但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不断上升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首先,2018-2019年的增长态势可能是暂时的。随着美国和中国等国家财政刺激政策的收紧,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放缓。主要国家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也会导致利率上升和融资收紧,给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其次,其他方面的脆弱性也可能给经济增长带来风险。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个风险是高负债风险。根据IMF的监测,全球债务规模(包括政府债务和私人债务)已达到164万亿美元的历史最高点,较2007年上升了40%。债务占全球GDP的比重达225%。私人债务占到债务总额的2/3,是债务增长的主要原因。但政府债务同样令人担忧,尤其是发达国家政府债务已占GDP的105%,达到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在新兴和中等收入经济体,政府债务也达到了20世纪80年代债务危机时期的水平。对于许多低收入国家来说,近40%的国家面临较高的债务风险,如果债务继续累积,政府或将无法承担。这将导致基础设施、健康、教育等公共事业投资放缓,这些国家可能难以实现其经济发展目标。

第二个风险是金融脆弱性上升。高债务水平是金融脆弱性上升的根源,因为政府、企业和家庭更容易受到金融环境收紧的影响。这种潜在的转变可能引发市场调整、对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情绪蔓延以及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流动逆转。IMF预计,在流动性收紧的情况下,流向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可能会减少600亿美元,这大约是2010-2017年年均流量的1/4。信用较差的国家预计将面临更严重的资本外流。事实上,最近在新兴市场国家,可以明显看到基本面相对较差的国家的资本流动逆转程度更大。

第三个风险是保护主义和内向型政策的兴起。贸易限制和反限制的前景可能会破坏市场信心,并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永久性的破坏。在欧洲,英国脱欧的政治不确定性以及高福利高负债国家的政策自满情绪,可能会导致人们不再关注完善统一货币体系所需要采取的措施。如果再加上人口老龄化和生产率下降所带来的挑战,全球(特别是发达国家)经济可能在中长期无法重新达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的增速。不平等、债务高企、政治两极化等问题可能会更为严重。

因此,虽然全球经济有增长的动力,但风险和不确定性正在上升,机会窗口逐渐缩小。政策制定者需要采取果断行动,增强全球经济的韧性和复苏动力。

持续增长的政策选项

为了维持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各国可以在以下三个方面采取行动:建立政策缓冲带、推动结构改革、避免保护主义。

首先,各国应建立政策缓冲带,为应对经济衰退创造更多政策空间。这意味着政府需要减少赤字、完善财政框架、降低债务水平。这些政策应通过更有效的财政支出和累进税制,以一种“增长友好”的方式推进。创造政策空间需要强大的金融政策工具。增强企业和银行部门的韧性有助于金融系统的稳定。应缩减企业债务,定向释放流动性。

其次,各国需推进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在劳动力市场和服务业部门。交通运输、通信和商业服务等行业的生产率水平可与制造业相媲美。这些服务业的特点是具有较高的可贸易性。这意味着开放服务业可以帮助许多国家提高生产率和实现长期增长。但是,要想释放服务业开放的全部红利,必须在全球层面采取行动。在关税等贸易壁垒仍然极高的情况下,需要增加服务贸易。

这就需要各国采取第三个政策选项——避免保护主义。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之间贸易紧张局势的加剧,给过去几十年来形成的国际框架带来了挑战。其实,每个国家都可以采取更多的措施来促进可持续贸易的发展以及减少全球失衡。例如,美国可以逐步减少政府支出并增加收入,降低财政赤字,从而避免过度的贸易失衡。德国可以利用其大量储蓄,增加对实体和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从而促进经济长期增长。值得注意的是,对不公平贸易行为(如侵犯知识产权)的担忧是合理的,但这些问题应该在一个强大而可靠的基于规则的多边框架内予以解决,而不是冒着双边贸易关系破裂的风险。当然,目前的多边贸易体系还有一定的改进空间,每个国家都有责任通过解决不公平贸易行为和承诺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来改善多边贸易体系。这就需要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减少偏向国企的政策扭曲。除了维护多边贸易体系外,各国还应制定政策帮助那些因贸易或技术进步而受损的群体,如加大对教育、培训和求职援助等方面的投资。

2017年以来,在投资增强、贸易复苏和有利的金融条件的推动下,全球经济增长势头强劲。(作者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和政策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