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自贸协定促WTO变革

□ 东艳 许婷婷   2018-09-18 10:03:08

美欧贸易协定将成为两大经济体推进建立贸易投资新规则的载体,中国应积极应对挑战,参与WTO改革方案的设计,促进WTO直面全球贸易中面临的公平、收入分配等新问题,更好地体现以全球价值链为代表的新贸易模式要求,平衡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间的利益诉求

欧日自贸协定达成,美日自贸协定谈判也将提上议事日程,美国希望联合欧盟与日本来主导新一轮贸易投资规则变革的趋势愈加明显

2018年7月25日,美国和欧盟发布联合声明称,将致力于建立“零关税、零非贸易壁垒和非汽车类工业产品零补贴”的自贸区。美国以解决“钢铝关税和报复性关税问题”作为让步,欧盟则将从美国进口更多大豆和液化天然气。占全球GDP45%以上的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将就统一贸易标准、推动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进行讨论,让美欧从先前贸易战中剑拔弩张的对立状态重新成为统一战线的盟友。美国正在与主要贸易伙伴国墨西哥、欧盟、日本、加拿大、中国等逐一通过谈判解决贸易问题。与对其他贸易伙伴的指责不同,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指责更多的是基于政治考虑,对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许可、经济发展模式等方面提出质疑。目前欧日自贸协定已经达成,美日间的自贸协定谈判也将提上议事日程,美国希望联合欧盟与日本来主导新一轮贸易投资规则变革的趋势愈加明显。

美欧经贸合作波澜起伏

欧盟和美国的贸易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贸易关系,双边贸易总额大,贸易往来频繁。双方既通过合作的方式,主导和引领多边贸易体系的发展,推进高标准国际贸易规则的设定;同时,双方也在飞机、农产品、钢铁业存在竞争,双方相互关系盘根错节、摩擦频繁、各有损失,但尚未引发大的冲突。

在此轮贸易摩擦中,双方继续上演了从表面上的对峙到反转言和的戏码。双方的争执主要体现在:美国对欧盟的钢铝分别征收25%和10%附加关税、欧盟对美国产摩托车和威士忌等总额64亿欧元的商品征收最高达25%的报复性关税;美国与欧盟的汽车摩擦,美国严厉批评德国对美国的汽车贸易顺差,计划对一些进口汽车征收20%或25%的关税。欧盟在6月20日宣布采取贸易再平衡措施进行反击外,并于7月2日发表对美国第232条汽车调查的评论报告,驳斥美国“威胁国家安全”的借口,指责美国的贸易限制措施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美欧的钢铁摩擦由来已久,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对欧共体的钢铁制品征收高额反倾销税,在美国的压力下,欧共体不得不被迫实行自动限额,但问题并没有真正获得解决。1993年1月,美国商务部对来自包括欧共体在内的19个国家和地区的钢铁征收惩罚性反倾销税。美欧的“你来我往”、相互制裁,无疑是“零和博弈”,但从本质来看,美欧的利益共同点大于分歧。

除了经济利益的相互交织,美国和欧盟的合作基础还体现为,双方在国际经贸规则制定领域的利益诉求存在一定共识。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和投资协定(TTIP)的谈判为其打下了基础。从2013年开始谈判的TTIP包含了一套打破关税壁垒和规则的市场管理体制,按照双方设计的目标,TTIP将是一个全面、高水平的自贸协定,谈判内容包括取消所有产品的关税,实现最高水平的服务和投资自由化,减少和取消规制性障碍和非关税壁垒,制定面向21世纪的贸易新标准和新规则。美欧就TTIP展开谈判时,欧盟就曾提议对超过97%的进口商品取消关税。由于享受WTO 最惠国待遇,美欧之间的关税其实已经很低,平均低于3%。实际上,即便是在美欧就TTIP进行谈判时,降低关税并不是主要目的。TTIP倡导建立面向21世纪的综合性的高标准的贸易规则,除了管制协调等美国和欧盟本身的双边经济关系问题外,TTIP也侧重讨论在全球层面非常重要、但美欧之间不一定存在的问题,这就是美欧携手约束其他经济体进入美欧市场的新规则。通过两大经济体制定相应标准,为全球贸易和投资活动确立标准。

美欧自贸协定签署并不容易,WTO 改革面临压力

欧盟内部对美欧自由贸易协定中降低关税等内容尚未达成共识。美欧之间的共同声明虽属“重磅”,但仍停留于口头表态阶段,尚未有具体文本协议出台。若要签署详细协议,还需要两国进行进一步磋商。欧盟并非一个主权国家,而是由不同主权国家结成的联盟体,其中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诉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签订美欧自贸协定后,欧盟各国的反应就未达成一致,这表明美欧自贸协定签署并不容易。

作为欧盟对美国的最大出口国,德国表示乐于接受谈判。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容克与特朗普的记者会后表示,新协议将避免贸易战,挽救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副发言人乌尔丽克·德迈尔(Ulrike Demmer)也表示,德国政府对协议表示欢迎。但是特朗普宣称“通过美欧贸易停战协议为美农民打开欧洲农业市场”的言论传回欧盟后,当地时间7月27日,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安德丽娃马上澄清,“农业不是(美欧协议)的一部分,(该协议)涵盖的领域仅仅包含在(美欧)声明之中。”

法国是欧盟第一农业大国,全世界农副产品第二出口大国,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联合声明表达不满,他认为,容克与特朗普之间的会谈是“有益的”,但不赞成欧盟与美国达成新的大规模贸易协议,特别是在遭到美国威胁的情况下。另外,容克与特朗普达成协议的具体细节也需要澄清,农产品应该被排除在谈判之外。要协调好欧盟内部之间的利益关系还需要时间。还有关于产品标准问题。马克龙重申,“在环境、健康或食品方面,不应该压制或降低任何欧洲标准。”这也是两年前导致TTIP谈判中断的因素。美欧双方市场十分庞大,来往商品的种类十分多样,但是各自的商品标准、评估体系、监管制度各有不同,这将是美欧自贸区互通产品的障碍。如果要解决此问题,就得进行漫长的谈判,所以短期内要落实“零关税”还有很大困难。美欧双方市场十分庞大,来往商品的种类十分多样,但是各自的商品标准、评估体系、监管制度有所不同,这将成为美欧自贸区互通产品的障碍。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也对协议持保留意见。他于7月26日表示,“我们不希望发生贸易战”,决心“捍卫(欧盟)共同农业政策”。

尽管如此,但在关于对外部国家的市场经营行为进行约束,以及对WTO体系进行改革方面,美欧存在共识。当前美欧的贸易谈判可能继续在这些方面达成合作,比如解决双方在知识产权、工业补贴、国有企业、产能过剩问题方面一致的利益诉求问题。美欧共同关注的问题还包括:中国不适合继续作为发展中国家享受WTO的优惠待遇,希望中国能承担更多的责任。2018年7月26日至27日,在世界贸易组织总理事会上,美国代表提交的对中国经济模式进行指责的文件中提出,“中国从现有的经济模式中获益,尽管中国在某些领域无疑在与贫困等挑战进行斗争,但中国继续声称自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由此免其除促进全球贸易自由化的责任是不合适的。”

在 2017 年 12 月举行 WTO 部长级会议期间,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西泽就提出,中国、印度、巴西不适合继续享受WTO给予发展中国家的待遇。

2018年2月,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发布的《2018年贸易政策议程和2017年度报告》中指出,需要关注WTO如何定义发展中国家。目前WTO中关于最不发达国家,采用的是联合国标准,WTO没有自己特定的标准。各国自己声明是发展中国家,并由此取得WTO框架下的“特殊和差别待遇”。美国提出采用一事一议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2018年7月5日,欧盟贸易政策委员会讨论《WTO现代化方案》,认为现有WTO关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区分无法反映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现状,发展中国家里面包括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国,中国发展水平与WTO中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有明显差异,甚至超越了一些发达国家的水平。欧盟建议鼓励成员国逐步退出WTO框架下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可以水平性地整体前进,也可以按逐项协定退出的方式来确定退出时间。在审议贸易政策过程中,成员国需要说明在什么领域可以实质上采用现有的灵活性,并提出何时能完全承担WTO协定责任的路线图。未来协定中的特殊和差别待遇规定应确保目标精准。在现有协定中,如果成员国主张新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则需要一事一议。

总体来看,WTO处于改革的十字路口,当前的贸易保护主义对多边贸易体制发展产生了威胁,同时,国家间利益博弈为多边贸易新规则的形成以及WTO改革提供了新的契机。多边贸易体制应该继续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强心剂,推动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在目前的多哈回合谈判中,欠发达国家关注WTO能否促进其发展,而发达国家则关注 WTO能否成为稳定、透明和可预测的贸易体系。国际社会期待中国等经济实力较强的发展中国家在WTO中尽更多的义务。美欧贸易协定将成为两大经济体推进建立贸易投资新规则的载体。中国应积极应对挑战,参与WTO改革方案的设计,促进WTO直面全球贸易中面临的公平、收入分配等新问题,更好地体现以全球价值链为代表的新贸易模式要求,平衡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间的利益诉求。

当前的贸易保护主义对多边贸易体制发展产生了威胁。 (东艳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许婷婷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所研究人员)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美欧自贸协定促WTO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