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贸易生变 中国如何应对

□ 刘英   2018-09-18 10:03:08

面对美欧自贸协定,中国需要加强对美欧自贸协定的研究,在研究基础上推进和加强相关自贸协定谈判;加快提升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位置;适时提出促进国际贸易发展的中国方案

美欧自贸协定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诚意不足、基础不牢、分歧不少、前景不明这四个问题

一个多月前,正当美欧贸易战正酣,美国要对欧洲进口汽车加征高额关税之时,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奔赴美国,在与特朗普深谈3个小时后,双方宣布美欧要建立“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除汽车行业外零补贴”的“三零”自贸区。一时间全球炸了锅。在7月份日欧自贸协定达成后,美欧自贸区一旦实现,世界贸易组织(WTO)将可能被架空,有人担忧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将会被排除在美欧日自贸区的高标准之外。

美欧自贸协定“换汤不换药”

  1.“三零”自贸协定的来历。深入分析这个3小时达成的所谓“三零”协议,其实就是原来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简 称 TTIP)。TTIP 是美欧之间的全方位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市场准入、监管合作、市场规则三大项二十四小项,涉及关税、政府采购、原产地规则、农业、服务贸易、技术性贸易壁垒、海关和贸易便利化等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全面双边贸易投资,旨在简化贸易投资规则,加速经济一体化,达成美欧自由贸易区。TTIP超出了货物贸易的范畴,也涵盖服务贸易,对美欧战略意义重大,如果达成,将有助于巩固美欧同盟。

但现在看来,要达成美欧自贸协定并不容易。美欧作为全球两大经济体,在国际贸易的很多领域都是直接竞争对手,其自贸协定谈判谈上个三年五载都不一定能谈成,又怎么可能在3小时内谈成。之后特朗普再度放话称不会停止对欧征收汽车关税,显示容克与特朗普达成的协定充其量只能算是权宜之计,考虑到特朗普的善变,容克与特朗普所达成的意向可能连个止战协定都算不上。

2.“三零”自贸协定“看起来很美”。零关税、零补贴、零非关税贸易壁垒确实是自由贸易的理想境界。美欧自贸协定如能达成,美欧将成为覆盖8亿多人口的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贡献全球40%的经济规模和50%的贸易规模,并将在2027年分别提升美对欧出口额的37%和欧对美出口额的28%,签订当年即可对欧美这两个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的GDP各贡献950亿欧元和1200亿美元,拉动欧美经济各增长0.4-0.5个百分点不等。

3.美欧自贸协定还存在“四不”。如何能在目前美国倡导的贸易保护主义背景下实现美欧自贸协定?笔者认为,美欧自贸协定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诚意不足、基础不牢、分歧不少、前景不明这四个问题。

一是诚意不足。首先,美欧自贸区的设想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提出来了,但自贸协定却迟迟无法达成,直到2013年双方开始推动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的谈判。本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计划将其作为自己任内的政治遗产,在任期内完成并为此作出了极大让步,但是,因存在难以解决的技术性问题以及欧盟内部严重分化等因素而最终未果。特朗普上台后干脆直接退出了TTIP谈判。

其次,特朗普上台就提出“雇美国人、买美国货”的主张,上台伊始就退出已经谈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甚至威胁要退出WTO,显示出强烈的单边主义倾向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此次美欧自贸协定连TTIP的名字都不提了,而特朗普并不会仅仅因为TTIP换个马甲更名为美欧自贸协定就同意对此前的TTIP谈判成果照单全收,其对于很多问题势必要求重新谈判,因此,目前看来,双方短期内很难达成一致。

最后,美欧3小时的谈判,是在美国连续加征钢铝等关税,并马上要对出口到美国的汽车加征20%进口关税的关键时点上被迫进行的,其对美欧双方都只是权益之计。

  二是基础不牢。表现之一就是技术问题难以解决。始于2013年的TTIP 最后无果,主要是存在三大难以逾越的障碍。其中,技术性难题基本无解。美欧之间在食品以及化学品的标准方面存在巨大分歧,在投资者与东道国的争端解决机制方面存在巨大技术分歧。TTIP会建构包括食品、药品及化学品方面的统一标准,为此欧洲食品标准需要降低到美国水平,欧洲恐怕不愿意。比如在转基因食品问题上,欧洲对转基因食品几乎是零容忍,而在美国,转基因食品的市场占有率接近七成,这个巨大落差短期内如何填补?

还有,在化学品上,欧美两套标准完全就是两个不同体系。对于化学品的标准,欧洲明显高于美国。欧洲的标准是,任何化学品必须证明安全以后才能在产品中使用,而美国则反之,其监管思路是直到证明此化学品有害之前都可以使用。为此,欧美闹得不可开交。由于监管方式的不同,仅在化妆品市场上,欧盟就禁止1200种化学品的使用,而美国只禁止12种。欧美这两种有天壤之别的监管思维何时才能并轨?

三是分歧不少。欧美在TTIP上的分歧不仅体现在争端解决机制问题上,还体现在对于TTIP的支持上。欧盟对此存在巨大分歧,不仅欧盟的核心国家法、德有分歧,正在退欧的英国更加增添了欧洲在TTIP上的分歧。作为老牌传统贸易保护国家的法国,对TTIP的态度更是强硬。除了直接竞争的电影业要排除在TTIP谈判之外,法国还认为,美国对欧盟并未完全开放农产品市场,对美国农产品进入欧洲更表示非常担忧。因此,法国强烈反对投资者与东道国的争端解决机制(ISDS)。

ISDS是欧美在TTIP问题上的最大争议之处。这是关系核心利益的问题,即在出现争端时到底由谁来评判。美国坚持企业在遭到歧视待遇的可以超越东道国法律程序向国际仲裁法庭起诉东道国政府。而大多数欧洲国家坚决反对这一条。欧洲国家不想保留此条款也是因为看到历史上的案例,担心TTIP的ISDS条款遭到滥用,甚至影响到议会的立法权,进而削弱欧洲法律的民主性,影响主权。为此,欧盟早在2015年就正式向美国提出将ISDS改为投资法庭体制,以保护欧盟各国对投资法庭体制的监管权,以此来维护欧盟国家法律的独立性和民主性。不仅如此,欧盟未来还想建立国际投资法庭,以便永久取代欧盟与他国的贸易投资协定中所涉全部投资争端解决机制,并将其发展成为长效机制。

欧美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当中的很多环节,是针锋相对的竞争对手。 据调查,德国和奥地利对TTIP的民意支持率不足30%,德国、法国、卢森堡等国民众对TTIP的支持率不到一半。

四是前景不妙。美欧同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两端,美欧之间在产业链上处于同一水平,其产业之间不是互补而是竞争关系。以汽车为例,特朗普明确要求限制进口,而作为全球制造业大国、欧洲第一大经济体的德国不仅以贸易为重,而且其要力保汽车大国地位不受美国影响。在飞机制造领域,波音与空客更是直接竞争对手。可以说,欧美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当中的很多环节,是针锋相对的竞争对手。美欧之间的竞争是直接竞争关系,也就是说美欧在经贸上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为此,特朗普一上台就把TTIP相关内容从白宫网站上删得一干二净。很难想象,欧美自贸协定换个名字就瞬间达成了。

美欧自贸协定对中国的影响及应对之策

1. 美欧自贸协定影响评估。TTIP难以达成是一方面,即使达成了,TTIP的审批流程冗长,又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因为TTIP里面有很多超出欧盟议会立法范畴,需要欧盟各成员国的议会审核通过方能生效。有一个很大的威胁就是,除了英国,欧盟27个成员国哪怕有一个国家否决,都会导致TTIP中止。

2016年2月4日,TPP正式签署。特朗普上台后就退出此协定。在日本的极力规劝下,美国难言不重返TPP。与此同时,同样也是由美国主导的TTIP成为美欧间全方位自由贸易协定,TTIP旨在进一步简化美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和投资规则,加快美欧经济一体化进程,以最终建成美欧自由贸易区。

美欧自贸协定对中国的潜在不利影响主要包括以下三点:首先,也是最为关键的,是限制了中国在国际贸易和投资领域的规则制定权,挑战中国现有贸易和投资模式;其次,直接影响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贸易份额,切分中国在国际市场的蛋糕;最后,美欧自贸协定达成,会对中国企业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上的位置增添阻力。

美欧自贸协定实质是要通过制定TTIP、TPP这样的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来抬高贸易和投资的门槛,巩固欧、美、日对全球贸易投资规则的制定权,将发展中国家排除在外,并继续巩固欧、美、日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当中的优势地位。

因此,中国首先需要加强对美欧自贸协定的研究,在研究基础上推进和加强相关自贸协定谈判;其次,需要加快提升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上的位置;最后,要适时提出促进国际贸易发展的中国方案,增强中国在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方面的影响力。

2.对美欧自贸协定的应对之策。美欧在提高关税的基础上,又在知识产权、环境保护、国有企业、劳工、产品标准以及企业竞争力等议题上大做文章,将关税壁垒与非关税壁垒、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贸易与投资综合考虑,欲巩固其在国际贸易投资领域的影响力、话语权及规则制定权。

欧日自贸协定刚刚达成,双方之间九成以上的商品都会逐步实现零关税,这将极大地推动欧日经济一体化进程。不管耗用多长时间,如果美欧自贸协定一旦达成,则欧美之间的经济一体化将逐步实现,基于发达国家的高标准的自贸区网络就会建成。到那时,拥有接近170个成员的WTO或将面临名存实亡的境地,而中国在国际贸易和投资方面的竞争压力就会剧增。为此,中国需要加速制定中国的自贸区网络时间表和路线图,加速构建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标准的自贸区网络。

与此同时,加快中欧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行性研究。尽管中国与欧美等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FTA)也接近一半,但是中国仍然需要加强同发达国家有关投资协定、自贸区的谈判,尤其要坚持WTO等多边贸易体制安排。

还有,尽管中国目前已经达成了涵盖24个国家和地区的16个自贸协定,但是中国仍然需要继续加强自贸协定谈判。不仅如此,中国不能满足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还需要进一步升级谈判,需要加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需要加强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多边组织中的双边自贸协定谈判,早日建成高标准的自贸区网络。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全球贸易生变 中国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