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增长的双重挑战

□迈克尔·海斯(Michael Heise)   2016-05-08 04:56:55


其他国家和地区也都面临着类似的挑战,但没几个国家会面临欧洲的生产率增长停滞和人口下降的双重阻碍

□迈克尔·海斯(Michael Heise)



随着经济复苏终于开始在欧洲占据上风,决策者的当务之急是确保增长更持久。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在危机高峰期可能是恰当之举,但却无法应对欧洲大陆长期发展前景的最大威胁:祸不单行的弱势人口结构和低投资额。根据经合组织和欧盟委员会的计算,即使能实现移民的稳定流入,28个欧盟国家的总劳动人口仍会在未来15年中减少1200—1600万。新输入人口数量的更快速上升可以帮助改善这种情况;但更多的移民也不是解决欧盟经济长期问题的根本方案。

实现欧洲可持续增长的唯一希望是推动生产力,并以此在不断萎缩的劳动力中获得更多的价值,但问题是欧洲大陆距离上一次生产率的显著提高已经很多年了。在西欧,劳动生产率(每工作小时的产出)的增长已经停滞了几十年。在1960年代,劳动生产率实现了强劲的年均4%增长,然后放缓至1980年代的2%,并在世纪之交之际跌破1%,如今则以0.5%的速度匍匐前进。与此同时,包含技术创新在内的全要素生产率则一直停滞不前。

欧盟迫切需要经济增长,好让成员国在不断老龄化的情况下能够维持自身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其他国家和地区也都面临着类似的挑战,但没几个国家会面临欧洲的生产率增长停滞和人口下降的双重阻碍。以中国为例,虽然遭遇了劳动力减少和退休人员数量急剧上升的挑战,但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在过去十年实现了年均9%的增长。在数字化技术——常被描述为21世纪的工业革命——迅速推广的前提下,欧盟生产率增长下降的情况其实相当出人意料。事实上,增速放缓的一部分原因可以归结为测量方法:在欧洲还有美国,智能手机和互联网所引发的科技变革根本没有体现在生产率数据上。比如说,统计人员也在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统计消费者因数字化而实现的质量提升和传递速度加快所带来的益处,此外在数字时代许多服务都是免费提供的。这意味着它们并未被计算在消费内。可能导致生产率增长数据波澜不惊的另一个因素是,许多企业的传统实体性经营与新的数字商业模式并不兼容。在传统操作程序上增加高科技系统会在短时间内提高成本,从而抑制生产率,尤其是在新老模式无法良好衔接的情况下。这些问题应该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随着情况的不断好转,一部份生产力抑制因素也会消失。

但并不是所有的生产率增长放缓都可以归因于向新技术时代的艰难过渡。即便经济已开始复苏,对欧洲的投资额仍远低于2008年的水平。而长期的经济改善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投资是否复苏以及规模大小。同时我们也有理由感到悲观。疲软的投资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欧洲市场的悲观看法。如果劳动力停滞不前或继续萎缩,同时增长疲弱,那为何要花钱去提高产量?简而言之,欧洲的问题盘根错节:一方面需要投资来提高生产力以弥补其劳动力的萎缩;另一方面其人口结构缺陷又导致企业踌躇不前。

但幸运的是还存在很多施展的空间。新一轮的欧洲市场针对服务、数字商品、资本市场和能源的一体化将消除企业所面临的障碍并催生新的投资积极性。

在国家层面上,像在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出现的改革动力可以改善整个欧洲大陆的企业经营状况和竞争力。最后,所有欧洲国家都可以加倍努力去教育和训练自己的国民去拥抱数字化时代。

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不能仅仅乐观地假设经济将靠自身来实现复苏;相反,应该推动各项政策来支持投资、鼓励创新以及提升劳动者技能。随着员工和公司都必须奋力在一个快速变化的——而且越来越赢家通吃——全球经济中竞争,推行确保长期增长的政策更加变得刻不容缓。

(作者为安联集团首席经济学家,著有《在欧元债务危机中崛起:单一货币的实现之路》一书)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欧洲增长的双重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