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欧洲的危险

□约瑟夫·奈(Joseph S. Nye,Jr)   2016-05-08 05:02:08


美国和欧洲都不会威胁对方的关键或重要利益,但2016年欧洲的削弱可能会对双方利益造成损害

□约瑟夫·奈(Joseph S. Nye,Jr)

1973年,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对越南和中国一段时间的全神贯注后,却宣布了“欧洲年”的决策。最近,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战略“支点”,或再平衡转向亚洲后,许多欧洲人担心为美国所忽略。现在,由于正在上演的难民危机、俄罗斯占领东乌克兰并非法吞并克里米亚以及英国威胁退出欧盟,美国外交在2016年或许有必要再次做出“欧洲年”的决策。无论喊什么口号,欧洲都仍具备相当的实力,并对美国的切身利益至关重要。尽管美国经济比德国大四倍,但由28个成员国组成的欧盟经济体量与美国对等,其5.1亿的人口规模则要比美国的3.2亿多得多。

诚然,美国的人均收入较高,但就人力资本、技术和出口领域而言,欧盟完全当得起美国的经济对手。2010年危机爆发(即希腊和其他国家的财政问题引发金融市场焦虑)前,有些经济学家纷纷猜测欧元很可能迅速取代美元而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

就军事资源而言,欧洲花在国防领域的开支还不到美国的一半,但服役人数却比美国更多。英法两国拥有核武器及在非洲和中东实施海外干预的有限能力,两国同是打击伊斯兰国空袭战争中活跃的合作伙伴。就软实力而言,欧洲感染力其实早已有之,而欧洲人一直在国际体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评估欧洲实力源泉的关键问题,是欧盟能否保持足够的凝聚力在一系列国际问题上发出统一的声音,抑或仍然是由成员国不同的民族身份、政治文化和外交政策所定义的有限机构。

但欧洲统一面临着很大的局限性。民族身份仍然压制着统一的欧洲身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已经将欧盟机构纳入了他们仇外的对象。欧盟内部的法律融合不断加强,但外交和防务政策融合仍停留在很低限度。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已经承诺削减欧盟机构的权力,并将其与欧盟领导人的谈判结果于2017年底前付诸公投。如果英国最终投反对票并退出欧盟,这将对欧洲士气造成严重的影响——美国已明确表态要避免这样的结果,虽然它对阻止上述结果的发生束手无策。

从长远看,由于出生率低且不愿接受大规模移民,欧洲所面临的人口问题非常严重。1900年,欧洲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但到21世纪中叶,欧洲人口占比可能下降到6%——而且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口达到65岁以上。

尽管有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卓越领导,尽管目前的移民潮可能解决欧洲长期的人口问题,但它正在对欧盟团结构成威胁。多数欧洲国家都产生了强烈的政治反弹,原因是移民流入速度过快(仅2015年一年移民人数就超过百万)和许多新移民的穆斯林背景。这同样关系到美国重要的外交利益,但美国所能采取的措施却非常有限。欧洲成为美国长期威胁的几率很低,而且军费开支低并非唯一的决定因素。欧洲文化产业十分发达,但就高等教育而言,有27家欧洲大学跻身全球百强行列,美国则高达52家。如果欧洲克服其内部分歧试图成为美国的全球挑战者,上述资产或许可以部分平衡美国的力量,但却不足以和美国平起平坐。

对美国而言,危险不在于欧洲变得过于强大,而在于它变得过于弱小。如果欧洲和美国保持同盟,两者的资源可以相辅相成发挥作用。虽然不可避免的摩擦导致拟议中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谈判放缓,但经济分离的可能性不大,而奥巴马将于今年4月前往欧洲推进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美欧的双向直投高于亚洲,有助于双方的经济融合。而且虽然美国人和欧洲人几个世纪来一直互相攻击,但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他们的民主和人权价值观是一样的。

美国和欧洲都不会威胁对方的关键或重要利益,但2016年欧洲的削弱可能会对双方利益造成损害。

(作者为哈佛大学教授)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弱欧洲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