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经济之中外比较

□林永生   2016-05-08 05:02:45


中国绿色经济指数逐年提高,但主要归功于“经济”而非“绿色”,除了单位GDP能耗稳步降低,绿色能源消费比例和环境绩效指数则略有波动

□林永生

对绿色经济的现有理解与评估

在理论界,绿色经济作为学术问题进行研究的时间并不长,国内外对绿色经济尚未形成统一的定义,对绿色经济的评估方法亦有所不同。

对绿色经济的理解主要可分为两类观点,一类侧重以生态经济学作为基础理论,认为绿色经济本质上是以生态和经济协调发展为核心的可持续发展经济,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另一类侧重以资源与环境经济学作为基础理论,认为绿色经济必须强调经济增长的资源承载能力和环境容量,是一种以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为基础的新经济形态和生产方式。

因对绿色经济的理解有别,学界开展的对绿色经济评估的研究亦有所不同。从评估内容来看,有的侧重评估宏观经济,有的侧重资源与生态环境。侧重宏观经济方面的评估,比如净国内生产指标(NDP)、净经济福利指标(NEW)、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SEEA)、荷兰的包含环境账户的国民经济核算矩阵(NAMEA)、欧洲环境的经济信息收集体系(SERIEE)、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绿色GDP)等等。侧重资源与生态环境方面的评估,多强调生态系统状况、生物多样性、环境质量以及可持续发展程度,如联合国(1995)和经合组织(1989)等国际机构都分别构建了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地球生命力指数和生态足迹(2004)、联合国亚太经济与社会理事会的生态效率指标体系(2009)、世界经济论坛的可持续竞争力指标体系(2011)、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绿色经济指标体系(2012)、经合组织的绿色增长监测指标体系(2009)、美国加州政府的美国加州绿色创新体系(2009)、中国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的中国环境绩效指数(2009)、北京师范大学的中国绿色发展指数(2010)、中国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生态文明建设目标指标体系(2012)以及该中心与世界自然基金会联合发布的绿色经济指标体系(2015)等。

本文把绿色经济定义为“绿色”和“经济”的二维均衡:“绿色”强调节能环保,“经济”强调经济增长,二者同等重要、有机融合于发展过程当中。在评估绿色经济的现有指数的基础上,本文尝试构建一个新的绿色经济指数,既同等重视经济、能源、环境三大领域(指数合成时赋予这三类一级指标相同权重即可),又兼做纵向国内比较和横向国际比较,还效仿人类发展指数(HDI)只用3个指标的思路做进一步精简化处理。

绿色经济指数:指标体系构建与解释

本文把绿色经济定义为一种同时实现“绿色”和“经济”二维均衡的经济形态,强调能源消耗、环境质量与经济增长的统一。基于此,绿色经济的指标体系构建主要从能源消耗、环境质量、经济增长这3个一级指标的维度展开。

一是能源消耗。能源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基础保障:从木柴到煤炭的过渡与蒸汽机的发明使用连在一起;从煤炭到石油的过渡与内燃机的发明使用连在一起;从石油到气化能源、可再生能源的过渡正与“能源+互联网”的第三次产业革命连在一起。绿色经济,自然要求经济增长过程中使用更清洁或绿色的能源,同时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因此,本文选取了“能源消耗”这个一级指标,旨在测度特定经济体的能源结构绿色化程度和能源使用效率。能源结构的绿色化程度可用“绿色能源消费占比”进行测度。考虑到数据的可获得性和技术筛选难度等因素,这里把“绿色能源”定义为核能、水电、太阳能、风能、地热、生物质能和垃圾焚烧这七种具体的能源形式。“绿色能源消费占比”就是这七种能源使用占能源消费总量中的份额。能源使用效率可用“单位GDP能源消费量”(又称单位GDP能耗)测度。

二是环境质量。一个经济体的环境质量好坏,既能体现其经济增长的绿化度,又能反映经济增长的潜力和可持续性,进而评估绿色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理应包括“环境质量”这个一级指标。环境质量是个内涵广阔的概念,包括空气、水、土壤等很多领域,因而很难精确地对其测度与评估。自2002年以来,由美国耶鲁大学环境法律与政策中心和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地球科学信息网络中心联合实施并不断完善的全球环境绩效指数(EPI),是国际上引用较为广泛的一种国别环境质量评价指标体系。2014年,EPI共使用了9类、20个环境指标对全球178个国家和地区的环境绩效情况进行了测度。本文沿用2014年的国别EPI作为“环境质量”这个一级指标的测度值。

三是经济增长。评估一个经济体的绿色经济发展水平,不能只强调能源消耗与环境质量,还要强调经济增长;既要绿色,又要经济。只有辅以合适的政策激励与顺畅的体制机制,“绿水青山”才能变成“金山银山”。

这里使用“人均GDP”测度国别经济增长水平。

绿色经济指数(GEI)如图1所示。测度GEI的4个二级指标单位不一且正逆属性不同,比如“绿色能源使用比例”、“环境绩效指数”、“人均GDP”都属于正指标,其数值越高,GEI的值也应越高。“单位GDP能源消费量”属于逆指标,其他条件不变情况下,经济体的单位GDP能耗越低,绿色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基于此,本文在对4个二级指标加总时采用最大最小值处理方法,每个二级指标的最大值为1、最小值为0。在权重赋予方面,如前所述,本文构建的绿色经济指数较之现有各类评价体系的特点之一就是同等重视经济、资源和环境三个领域,因此,“能源消耗”、“环境质量”、“经济增长”在GEI中的每个一级指标分配权重为三分之一;“绿色能源消费比例”、“单位GDP能耗”分别表示一国能源使用的结构和效率,也难以区分究竟哪一个更重要,所以也采用等分权重的方法处理。EPI指数的满分为100,指数值越高说明环境绩效或质量越好。





绿色经济发展水平的中外比较

为了动态跟踪和测度中国绿色经济发展水平的变化,表1给出了2002年至2014年中国4个二级指标的原始数据。

从表1可以看出,4个二级指标中,中国的人均GDP快速增长、单位GDP能耗逐年降低、绿色能源消费占比和EPI则略有波动。为了计算各年份的中国绿色经济指数,在2002至2014年这个特定的比较区间年份里,需要采用最大最小值法对4个二级指标进行0至1赋值的标准化处理,计算得出对应年份的绿色经济指数。

如图2所示,2002年至2014年的13年间,中国的绿色能源消费占比和环境质量略有波动但整体呈上升趋势,人均GDP和能源使用效率稳步增加,从而中国的绿色经济发展水平持续上升,表现为中国的绿色经济指数由2002年的0.383上升到2014年的0.810。但需要强调的是,这只是在特定年份区间、自身纵向比较的初步结果,而且由于采用最大最小值的处理方法,隐含假设是把2014年的人均GDP、绿色能源消费占比、单位GDP能耗和2008年的环境绩效指数作为最大值。也就是说,如果2015年及以后的相应指标数据发生变化,那么此前年份的绿色经济指数值也会有所改变,但并不改变绿色经济发展水平逐渐上升的相对趋势。

绿色经济指数自身纵向的比较,可以直观反映中国绿色经济发展水平的动态变化。如果同时对绿色经济指数进行中外比较研究,则又可以直观反映出中国绿色经济发展水平在国际经济中相对于部分主要国家的地位与状况。在中外比较的国家选择方面,本文共选取了分布在五大洲的15个国家,它们分别是: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和南美洲的巴西、阿根廷5个国家;欧洲的英国、德国、法国、俄罗斯4个国家;亚洲的中国、日本、印度3个国家;非洲的南非、尼日利亚2个国家;大洋洲的澳大利亚1个国家。

从表2可以看出,2013年,在15个全球考察比较的国家中:在测度经济增长的人均GDP指标方面,澳大利亚以6.7万美元遥遥领先;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英国、日本紧随其后,都超过3.5万美元;中国以6807美元的水平居这15个国家中的倒数第4位,仅高于南非(6618美元)、尼日利亚(3010美元)和印度(1499美元)。在测度能源消耗的指标方面,法国、巴西、加拿大3个国家的绿色能源消费比例遥遥领先,分别高达47.2%、36.53%、34.84%;德国、英国、美国、阿根廷、俄罗斯5国的绿色能源消费占比也都超过10%;中国以9.61%的水平居9位。俄罗斯、中国、南非、加拿大这4国的单位GDP能耗最低,即能源利用效率最高。在测度环境质量的EPI指标方面,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日本、法国这5个国家的EPI都超过了70,远高于其他10国。

同样采用最大最小值法对4个二级指标进行0至1赋值的标准化处理,然后可计算得出2013年这15个国家的绿色经济指数。

如图3所示,2013年,在本文选取的15个国家中: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3个国家的绿色经济发展水平最高,其绿色经济指数分别为0.748、0.728、0.684;美国、德国、英国、日本的绿色经济指数依次为0.635、0.618、0.561、0.528,分列4至7位;中国和阿根廷的绿色经济指数为0.355,并列倒数第4位,低于俄罗斯(0.458)、巴西(0.429)和南非(0.380),仅高于墨西哥(0.322)、尼日利亚(0.265)、印度(0.235)。



结语

对绿色经济测度评估和中外比较,本质上是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尝试剖析中国的经济增长质量。研究表明:纵向来看,2002年至2014年,中国绿色经济指数逐年提高,但主要归功于“经济”而非“绿色”,除了单位GDP能耗稳步降低,绿色能源消费比例和环境绩效指数则略有波动;横向来看,中国的绿色经济发展水平仍然很低,能源消耗方面的表现相对不错,但人均GDP和环境绩效指数则拉了后腿。2013年,中国的绿色经济指数不仅远低于美国、加拿大、日本、法国、德国、英国这样的传统发达国家,而且在金砖五国中的排名也低于俄罗斯、巴西和南非,仅高于印度。

需要强调的是,本文所构建的绿色经济指数指标体系和研究框架是比较静态分析,适用于特定经济体在某个时期范围内的纵向比较或多个经济体在特定年份的横向比较。由于对指标数据采用了最大最小值的处理方法,所以如果两类比较中都包括某个特定经济体,因最大参照系的不同则会出现同一个经济体有两个不同大小的绿色经济指数,比如纵向比较时中国2013年的绿色经济指数为0.730,而横向比较时则是0.355,并不矛盾。同样,由于不同类别比较区间中的最大最小值参照系不同,绿色经济指数是一种相对量而非绝对量。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绿色经济之中外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