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玛型领袖

□周英杰   2016-05-08 05:02:49


韦伯所指称的这种“克里斯玛型”的全能领袖在中外历史上所在多有,并不罕见

□周英杰



“克里斯玛型领袖”(Charismatic Leadership)这个概念最早被德国著名社会学家 马克思·韦伯引入政治学领域,特指“一种神奇的近乎天赋的领袖魅力”。

其实,像韦伯所指称的这种“克里斯玛型”的全能领袖在中外历史上所在多有,并不罕见。而且,如果我们能够静下心来认真研究一下,就会发现此类领袖人物的出现规律,存在许多耐人寻味的共性。其最大的共性就是,这些“克里斯玛型领袖”多为公认的独裁者。

纵观世界历史,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这就是:独裁者尤其是第一代的独裁者的确有着非常高的智商和超出常人的能力。他们往往拥有巨大的个人魅力和感召能力,通常口才了得,能说会道,擅长调动庸众的情绪,且常常多才多艺,在多个不同的领域都号称有重大的建树。

其中,最典型的人物是被电影大师卓别林讽刺为“大独裁者”的希特勒。众所周知,希特勒的讲演功夫堪称世界一流,完全可以跻身古往今来最伟大的演讲家之列。除此之外,希特勒在绘画和音乐方面也很有造诣,称得上是专家级的水平。

再譬如意大利的那个墨索里尼,他的个人魅力也是一时无两。香港《文汇报》曾经援引这位独裁者的最后一位情妇佩塔奇的日记说,这位风流成性的法西斯分子曾同时拥有14名性伴侣,经常一晚上先后与三四个人上床。

基辛格说过“权力是最好的春药”。高峰时期的墨索里尼在意大利国内说一不二,自然是霸气外漏,但要说如此多的女人是甘愿投怀送抱,全是为了他的那点权势,恐怕也讲不通。不能不承认的是,这个家伙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超凡的个人魅力。

希特勒、墨索里尼是这样,他们的“孝子贤孙”们更是牛皮哄哄,不可一世。随手举几个例子:伊拉克前独裁者萨达姆是个小说家;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上校是个诗人……此两位都是举世公认的“丘八”,但根据他们在位时所掌握的御用宣传机器的鼓噪,他们不仅会玩枪杆子,还会玩笔杆子;既是政治家,还是文艺家,是实实在在的“通才”和“全才”。

当然现在看来,上述这些“克里斯玛型领袖”的诸多才能,大部分是被像戈培尔一样的谎言制造大师开动手中的宣传机器硬造出来的!换言之,笼罩在他们身上的那些迷人的光环完全是被“镀”上去的。譬如,所谓“金日成一枪打下美国战机”的故事,对于我们正常人而言,完全可以凭借常识判断出这是一个十足的低级人造谎言。而所谓萨达姆写小说、卡扎菲上校是诗人,云云,皆可作如是观。至于那个希特勒先生,虽说他身上确有很多的“干货”,但也有很多人指出,他在绘画方面的才能实在是蹩脚之至,根本没有后来纳粹的宣传机器所传颂的那样厉害。

这样说的同时,也不能不承认,相当一部分独裁者的确是很“有才”的。但恰恰是这一点,对于这些独裁者统治下的人民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通常而言,若是独裁者庸庸碌碌、无所事事,或者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其治下的人民可能还会有苟延残喘的机会。但若是遇到这种一味“硬造”的大有作为的“克里斯玛型”独裁者,那就只有被反复折腾到倾家荡产的份儿了。

与“克里斯玛型领袖”多为独裁者不同,一些民主国家虽然也不时出现像丘吉尔、罗斯福这样的“克里斯玛型领袖”,但相对而言,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还是表现得更加平凡一些,更像是人而不是神。例如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经常一脸滑稽相,扮鬼脸、打哈哈,公开场合常常结结巴巴说错话,可谓洋相百出。这样的领导人与“克里斯玛型领袖”明显判若两途。

但历史和现实往往就是这样吊诡:那些被“克里斯玛型领袖”领导的国家即使能够雄霸一方、显赫一时,往往也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人亡政息,不能持久;而那些由看似非常平庸的领导人领导的国家,反倒能够平稳运转,长治久安。这其中是不是蕴含着什么政治学上的大道理?看来还是很有必要认真地研究一番。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克里斯玛型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