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五大真相

□ 约瑟夫·奈(Joseph .S Nye,Jr.)   2016-05-08 05:03:20


恐怖主义是某种形式的演剧。恐怖分子更热衷于通过吸引眼球使其问题处于人们关注的中心,而非行动本身造成的死亡人数

□ 约瑟夫·奈(Joseph .S Nye,Jr.)


当地时间2016年1月7日,法国巴黎,法国《查理周刊》遭遇恐怖袭击一周年。图为第59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突发新闻类单张二等奖作品,反映的是巴黎群众反对恐怖主义游行。CFP供图

恐怖分子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的最重要议题。2015年12月,民调显示美国总人口的约16%,也就是每六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位将恐怖主义视为国家最重要的问题,而上个月该比例仅有3%。尽管仍低于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后测得的46%,但其比例却创下了近10年来美国人提到恐怖主义的新高。这样的舆论变化影响在共和党总统初选中体现得特别明显。它无疑提振了反穆斯林言论尤其强硬(甚至颇具煽动性)的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有些政治家开始将反恐战争冠名为“第三次世界大战”。

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2015年12月的袭击表明,恐怖主义问题在美国确实存在。但这个问题却被总统候选人和信奉古老格言“越血腥越吸引眼球”的新闻媒体所夸大。要想正确认识恐怖主义,美国人和其他人要牢记以下注意事项。

恐怖主义是某种形式的演剧。恐怖分子更热衷于吸引眼球,使其问题处于关注中心,而非行动本身造成的死亡人数。伊斯兰国(ISIS)非常注重舞台艺术。其借助社交媒体传播的野蛮斩首,目的是引发震惊和愤怒——并以此来吸引眼球。通过夸大效果让每次恐怖活动成为头条新闻,我们正好中了他们的计策。

恐怖主义并非发达国家民众所面临的最大威胁。车祸和香烟的致死人数都远比恐怖主义多。事实上,恐怖主义甚至算不上很大的威胁——就连小的也算不上。人们死于雷击的可能性都比恐怖行动要大。

专家估计美国人每年死于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是350万分之一。美国人死于浴缸意外(95万分之一)、家电事故(150万分之一)、撞鹿事故(200万分之一)或商业客机失事(290万分之一)的几率都比恐怖行动要大。

每年有6000名美国人死于边开车边发短信或打电话,这比死于恐怖主义的几率高出数百倍之多。美国死于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人数还不及心怀不满的办公室和学校枪手多。因此,恐怖主义并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战。

全球恐怖主义已经不是新闻了。恐怖主义浪潮往往需要一代人才能逐渐褪却。20世纪早期,无政府主义运动因为乌托邦理想刺杀了几位国家元首。20 世纪六七十年代,“新左翼”红色旅和红军军团曾劫持跨境飞机并绑架和杀害普通公民及商界和政界领袖。

今天的圣战极端分子是披着宗教外衣的一种古老政治现象,他们的很多领导人都并非传统的原教旨主义者,而是在全球化浪潮中被连根拔起并且在想象中的纯伊斯兰哈里发团体中寻找生存意义的民众。打败他们需要时间和精力,但伊斯兰国自身的狭隘性限制了其受众。其宗派主义袭击甚至不能吸引所有穆斯林,更不要说印度教、基督教和其他教徒。伊斯兰国最终会被击败,这和其他跨境恐怖活动没有区别。

恐怖主义很像巴西柔术——小个选手借大个选手的力来打败他。没有恐怖组织像国家一样强大,也没有几个恐怖运动成功推翻了政府。但如果能激怒一国民众弄巧成拙,它们就有获胜的希望。2001年基地组织成功地引诱美国侵入阿富汗,其后在美国领导的入侵伊拉克行动的瓦砾堆中诞生了伊斯兰国。击败恐怖主义需要智慧的力量,因为智慧力量能将军警硬实力和吸引说服的软实力相结合。硬实力可以杀死或俘获铁杆恐怖分子,这些人基本不会接受引诱和劝说;与此同时,软实力可以为顽固分子试图招募的边缘民众打预防针。

最后我想强调,注重舆论与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和精准空中打击一样重要和必要。疏远穆斯林并削弱其提供关键情报意愿的对立言论将为我们所有人带来威胁。这也解释了为何当前某些总统候选人的反穆斯林姿态造成如此适得其反的效果。恐怖主义是个严重问题,它理应成为我们情报、警察、军事和外交机构的重中之重。它是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不让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落入恐怖份子之手也至关重要。

但我们不应落入恐怖分子的圈套。如果让他们接管公众舆论的主要舞台,将会有损我们公共生活的质量、扭曲我们的重点日程。他们会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来对付我们。

(作者为哈佛大学教授,著有《美国世纪是否结束?》,Project Syndicate, 2016。 www. project-syndicate.org)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恐怖主义五大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