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战败:日本战后社会转型

2016-05-08 05:05:48


□宋石男

战后日本社会的复苏与重构,来自于国民文化与心理的转变,而共同的民间社会体验彼时也正在形成

日本最早大规模流行情色杂志,是在二战结束初期。

情色杂志对应的是战后初期日本社会特有的“粕取文化”。“粕取”是一种劣质烧酒,据说最适合捏着鼻子,一口灌下。而粕取文化对应的,则是人们颓废绝望的心灵:酗酒、招妓以及看情色杂志。情色杂志因此也有个别名,叫“粕取杂志”。

在这些粕取杂志中,一份名叫《接吻》的尤其特别。《接吻》被视为摆脱过去压抑的军国时代的自由象征,杂志大量刊登接吻的图片,与此同时还登出大量色情故事:未亡人、近亲相奸、自慰……熟悉未亡人题材的AV狼友也许不知道,未亡人这个色情类型就是在战后大规模流行的。当时日本充斥着大量因战争失去丈夫的年轻女性,她们悲伤的表情下却藏着年轻的欲望,而情色也由此获得湿润的想象空间。

粕取文化流行的同时,作家坂口安吾的《堕落论》成为当时社会的极强音:“堕落吧,只有穿过地狱之门,才能到达天堂,对于活着这件事所拥有的诡谲力量,我只是觉得非常茫然……践踏秩序,颓废道德,为了活下去,只能堕落”。坂口安吾高声呼告,要求日本人“彻底堕落”,因为唯有“彻底堕落”,才能回归真正的人性;唯有“正确地堕落在正确的道路上”,人们才能真正发现自己、解救自己。

随着战后日本经济复苏、政治进步,粕取文化也渐渐变得不那么颓废,连情色与堕落也开始有点儿朝气了。比如在新宿举办的女孩子裸体C OSPLAY西洋名画的比赛。姑娘们裸体或半裸站到画框中去,摆出西洋名画中女子的造型,相当香艳。

由感官刺激到心灵激荡,爱与革命渐被强调,社会开始复苏与重构。小说家太宰治《斜阳》女主人公和子的一段话说出了当时不少日本国民的心声:“我从未渴望过革命,甚至对爱也一无所知。直到现在,我们的长辈还在教导我们,革命和爱是最愚蠢、最可鄙的事情。在战争之前和战争中,我们相信情况就是那样。但是在战败之后,我们变得不再信赖我们的长辈们,而且开始感到生活的真正道路,就存在于他们所反对的事物之中。我们开始相信革命与爱,实际上是人生中最美妙的事,而且正因为它如此美妙,长辈们才顽固地撒谎说它们是酸葡萄。我确信这一点:人是为爱与革命而生。”

战后日本社会的复苏与重构,来自于国民文化与心理的转变,而共同的民间社会体验也正在形成。

首先是家族式家庭解体,核心家庭成为主要模式。所谓核心家庭,就是两代人组成的家庭,爸爸妈妈和孩子。其中夫妻关系是最核心的纽带。日本的家庭模式是顺应社会观念与社会结构变化而转变的,不像中国是由政治力量强行让家族解体的。与家族式家庭相比,核心家庭更加开放,也更具自由色彩,从而使作为社会单位的家庭与家庭之间的沟通更加通畅,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也更容易达成。与此同时,妇女权利也更容易得到尊重,男女之间更加平等。

在家族家庭解体的同时,传统的“家庭国家观”也随之消散。所谓家庭国家观,是将日本社会视作一个大家庭,而天皇是老爸。因此,对双亲的孝和对天皇的忠是紧密一致的。有学者认为,这种以“国体论”为核心的家庭国家观,与日本法西斯有着强烈的内在联系。

家庭国家观是前现代的产物。战前日本正是靠这种家庭国家观与天皇制意识形态的魔咒,实现了国民统一的国家。可是,中了魔法符咒的战前日本人的国家观,与现代化精神是完全相悖的。

战后的日本不再是由“国体论”的魔法力量奠定基础的国家,战后宪法让天皇从神变成人,国民主权也由天皇归还给全民。天皇还发表著名的《人间宣言》:嗯,天皇也是人,不是神。

正是由于天皇制的衰落与变革,天皇从神变成人,战后日本才终于成为现代国家。不仅如此,战后的日本人由于对战前中魔状态的反抗,连国家意识都降到最低点。战前日本人的勤奋是为国家,战后日本人的勤奋则是为实现自己的幸福。日本人终于与西方人一样认识到了自我利益的珍贵。其实,不论哪一个国家的人,如果不能先回到个体与自我的原点,就永远找不到自由的通道。

让日本人形成共同社会经验的还有全民教育。日本在战后极度重视教育,大力推行九年制义务教育。

其实日本明治时期就已经有了义务教育,不过没有九年。最初推义务教育的时候,在全国各地居然引起了不少骚乱和暴动,上千所小学被捣毁。因为当时办学经费来自地方,而地方为此又增加了特别的税收,有时高达10%。民众不理解,就捣毁学校报复。

战后日本财政并不宽松,但仍从1947年就毅然推行九年制义务教育,陆续建成完整的教育体系,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中国现在的义务制教育体系,应该借鉴了日本的经验。

战后日本大力发展全民教育,到1955年其高中入学率就超过半数,到1970年代则增至82%,而这些高中生中有三分之一都能升入大学。这不仅在当时的亚洲领先,而且在全世界都领先。

总之,战后日本国民社会,是伴随着村落共同体解体、城乡差距缩小、核心家庭取代家族式家庭、男女日趋平等、全民教育普及以及个人主义取代国家主义等进程而形成的。

(作者为西南民族大学副教授、专栏作家)


本刊资料图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拥抱战败:日本战后社会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