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美名镇看浙江特色小镇

2016-05-08 05:06:08


特色小镇在注重产业生态的同时,也强调营造优良政务生态、创新制度供给

□傅白水


区域经济研究青年学者 傅白水

2014年12月,笔者应邀参加了“杭州改革论坛”,主题为特色小镇建设。杭州的云栖小镇、梦想小镇、基金小镇和云谷、西溪谷、传感谷“三镇三谷”的负责人,以及一些专家学者参加了这次论坛。这次改革论坛实际上开启了浙江大力推进特色小镇建设的序幕。

2015年,浙江依托自身的信息经济、块状经济、山水资源、历史人文等优势,在总结杭州等地自发形成的一些特色小镇建设经验基础上,全面启动建设一批特色小镇。在有限的空间里充分融合特色小镇的产业功能、旅游功能、文化功能、社区功能,在构筑产业生态圈的同时,形成优美风景、宜居环境和创业氛围,构成了创新发展的战略新选择和发展经济的新模式。

精致独特的全球名镇

什么是特色小镇,让我们看看发达国家的著名小镇就明白了。瑞士的达沃斯小镇、美国的格林威治对冲基金小镇、法国的普罗旺斯小镇、希腊的圣多里尼小镇等,虽然经济体量都不太大,但十分精致独特,建筑密度低,产业富有特色,文化独具韵味,生态充满魅力。

比如格林威治是美国康涅狄格州的一个小镇,面积很小,只有174平方公里,却集中了世界上500多家对冲基金,单单Bridge Water 一家公司就掌管着1500亿美元的资金规模。每天早上能看到很多年轻人从纽约州赶到康州上班,衣着讲究,很有朝气,形成一条亮丽的风景线。格林威治经过几十年的自然发展形成了目前的规模,可以说它是自发形成的,但是也有政府的因素在里面。当地的税收特别优惠,这一点吸引了绝大多数对冲基金在那里落户。同时,它的交通发达、区位优势明显,是其成为对冲基金聚集区的重要因素。如在沿海地区,离海底光缆比较近,网速非常快,有利于高频交易。

最为著名的应该是美国硅谷,它是当今世界电子工业和计算机业的王国。硅谷位于旧金山南端从帕洛阿尔托到首府圣何塞一段长约25英里的谷地,最早是研究和生产以硅为基础的半导体芯片的地方,因此而得名。目前择址硅谷的计算机公司已经发展到大约1500家。该地区的风险投资占全美风险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一。其特点是以附近一些具有雄厚科研力量的美国一流大学如斯坦福、伯克利和加州理工等为依托,以高技术中小公司群为基础,并拥有惠普、英特尔、苹果、思科、英伟达、朗讯等大公司,融科学、技术、生产为一体。在短短的十几年之内,硅谷出了无数的科技富翁。

总结这些发达国家的特色小镇,主要有以下特点。其一,城市都不大,但交通都非常发达,且位于大都市的郊区,或距离大都市圈很近。其二,小镇环境都非常优美,宜居宜业,但凡各国颇有知名度的小镇,都是景区景点,旅游成为支柱产业。其三,这些小镇最为核心的竞争力是创新力、创造力和聚合力非常强,成为当地、全国甚至全球的创业创新高地。其四,小镇虽小,但产业都是特而强、精而美,成为全球最为瞩目的特色产业密布的中心地带。

浙江小镇特在哪里

再回过头来看看,浙江的这些特色小镇特在哪里?

其一,在产业定位上力求“特而强”,而不是“大而全”。产业选择决定小镇未来,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产业特色是重中之重。每个特色小镇都紧扣浙江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产业和茶叶、丝绸、黄酒、中药等十大历史经典产业,主攻最有基础、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比如云栖小镇以发展大数据、云计算为特色,而梦想小镇主攻“互联网创业+风险投资”。

其二,在功能叠加上力求“聚而合”,而不是“散而弱”。功能叠加不是机械的“功能相加”,关键是功能融合。浙江要的是有山有水有人文,让人愿意留下来创业和生活的特色小镇。谋求深挖、延伸、融合产业功能、文化功能、旅游功能和社区功能,真正产生叠加效应、推进融合发展。

其三,在建设形态上力求“精而美”,而不是“大而广”。力求做到“一镇一风格”,建设“高颜值”小镇。

从小镇功能定位出发,强化建筑风格的个性设计,让传统与现代、历史与时尚、自然与人文完美结合。总之,小镇的形态之美,是独特的自然风光之美、错落的空间结构之美、多元的功能融合之美、多彩的历史人文之美的有机统一。

这些创建中的特色小镇,既是一个个产业创新升级的发动机,又是一个个开放共享的众创空间;既处处展现江南水清地绿的秀美风光,又告别了传统工业区“文化沙漠”现象,彰显了人文气质;既集聚了人才、资本、技术等高端要素,又能让这些要素充分协调,释放创新动能;既有世界眼光,又有浙江特色;既有政府引导,又有市场运作;既有城市韵味,又有乡愁蕴涵。

浙江特色小镇在注重产业生态的同时,也强调打造政务生态、创新制度供给。实施“创建制”,重谋划、轻申报,重实效、轻牌子,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宽进严定、动态管理,不搞区域平衡、产业平衡,形成“落后者出、优胜者进”的竞争机制。实施“期权激励制”,转变政策扶持方式,从“事先给予”改为“事后结算”,对于验收合格的特色小镇给予财政返还奖励。实施“追惩制”,对未在规定时间内达到规划目标任务的,实行土地指标倒扣,防止盲目“戴帽子”,确保小镇建设质量。

为何浙江又走到前头

为何浙江能够率先在全国开展特色小镇建设并初见成效?

首先,浙江经济发展水平领先全国,具有建设特色小镇的经济基础。2015年浙江人均GDP达到12000美元,尤其是杭州达到18000美元,在全国率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地区行列;并且浙江都市圈发达,交通便利,环境美好,历史人文底蕴深厚,具有创建特色小镇的物质、交通、环境和人文基础。

其次,浙江具有创建特色小镇的产业基础,符合产业结构演化规律。浙江块状经济发达,产业集群雄厚,绍兴纺织、大唐袜业、嵊州领带、海宁皮革等块状经济,是浙江从资源小省迈向制造大省、市场大省、经济大省的基石。浙江产业结构演进的一条基本规律是:趋向高度加工化、技术集约化、知识化和服务化,主导产业将逐渐从以纺织业为主的轻纺工业向以信息产业为主的高新技术产业转换。浙江从块状经济、县域经济,到工业区、开发区、高新区,再到集聚区、科技城,无不是试图用最小的空间资源达到生产力的最优化布局。

第三,浙江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为主体、市场化运作的原则,引导特色小镇建设。浙江将特色小镇的定位是综合改革试验区。凡是国家的改革试点,特色小镇优先上报;凡是国家和省里先行先试的改革试点,特色小镇优先实施;凡是符合法律要求的改革,允许特色小镇先行突破。

当然,尽管浙江特色小镇建设符合世界产业和城市化产业方向,并在引领创业创新等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但在如火如荼的建设热潮背后,也有隐忧。当下浙江各级政府一哄而上,一口气推出省市等各级特色小镇数百家,其建设质量和成效如何?颇为让人担忧。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欧美名镇看浙江特色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