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上的欧洲央行

2016-05-08 05:06:43


量化宽松政策之所以能有效刺激美国经济增长,是因为它通过资本市场运作;而欧洲缺乏允许资本账户实现重新平衡的统一资本市场

□西尔维斯特·艾芬格(Sylvester Eijffinger)

欧洲央行又故伎重施了。最近在法兰克福举行的会议上,欧洲央行理事会决定进一步增加债券采购规模,将额度由每月600 亿欧元提升到800 亿欧元,而且还可以购买公司债券。存款利率也再次降低,目前为-0.4%。这可远远算不上是一个中性的政策,也令欧洲央行大幅逾越了现有职权范围。

这一系列政策举措背后的动机相当明确 :欧洲央行主席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致力于抑制严重威胁经济增长的通货紧缩。因为在通货紧缩的环境中偿付债务愈发艰难,所以企业会倾向于推迟投资。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2月的年度消费者价格指数比1月下降了 0.2%,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但当前情况属于技术性通货紧缩,并非结构性通缩,它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自2014 年6月以来下跌了 70%以上的低油价影响。事实上,如果剔除能源和食品价格,欧元区现正处于结构性低通胀的状况。这与石油价格相结合应该在实际上有益于经济,因为它大幅推动了消费和投资。

为何欧洲央行推行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计划——将足量资金投入流通——未能刺激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一个问题是银行不愿将负存款利率转化为储蓄利率,因为担心会流失储户。它们被迫进一步增加其向中小型企业抵押贷款和借款的利润率,因此与量化宽松政策的目标背道而驰的是,银行给家庭和企业的贷款反而减少了。

与此同时,银行、家庭和中小型企业仍在高杠杆经营,并需要一段时间来偿还其债务。虽然这似乎暗示欧洲央行将重点放在提振通胀是正确的,但事实上,债券购买计划的简单扩张忽略了困扰欧元区内部各弱势经济体的基础结构问题。更糟糕的是,通过允许这些经济体进行低息贷款,量化宽松政策令它们避免了结构性改革。

德拉吉和欧洲央行理事会内的鸽派——即欧洲南部各国央行的行长们——似乎认为,他们只需给一辆车加油就能让它跑起来,即便其离合器早已失灵。而在理事会中的鹰派如德意志银行总裁简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以及荷兰中央银行行长克拉斯·克努特(Klaas Knot)看到了这个方法的愚蠢之处,无奈他们只是少数派。

量化宽松政策之所以能有效刺激美国经济增长,是因为它通过资本市场运作;而欧洲缺乏允许资本账户实现重新平衡的统一资本市场,其政策通过银行贷款渠道生效,所以它扭曲了债券和股票的价格。

更糟的是,欧洲央行政策导致大量财富从经济更强势的北方欧元区国家——德国、 芬兰和荷兰的储户 (包括退休人员) 转移到包括法国、 希腊、 意大利、 葡萄牙和西班牙在内的南部欧元区国家债务人身上。这种转移支付从来就不是这一经济和货币联盟的特点,欧洲央行显然也不具备强制推动该联盟根本性变革的职权——尤其是在这些变化只有利于一个国家集团的情况下。

欧洲央行现行政策方针的问题极为严重,然而欧洲央行似乎致力于此——尤其是因为量化宽松政策的受益者似乎要多于那些为之付账的人。欧洲央行保持这种怪异和不负责任政策的时间越长,车毁人亡的可能性就越大。

(作者为荷兰蒂尔堡大学金融及经济学教授)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歧路上的欧洲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