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量问题还是结构问题

2016-05-08 05:05:09


目前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结构问题

□ 王宇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研究员王宇

一个时期以来,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备受社会关注,然而,关于其成因的讨论仍存分歧。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总量问题,应当通过加大刺激力度来解决;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结构问题,必须通过深化经济改革来解决。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在很多国家都曾长期存在,最近之所以成为中国一个比较突出的经济问题,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进入中高速增长。随着经济增速放缓,过去被高速度所掩盖的一些深层问题逐渐暴露,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也日益显现。推高企业融资成本,造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根本原因是结构矛盾,它不同程度地存在于体制、产业、企业和金融等各个方面。

从经济体制看,两种“预算软约束”共同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一种是科尔耐的“预算软约束”,即在产权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由“父爱主义”而产生的投资饥渴症,形成了资金黑洞。一些国有企业的“预算软约束”和地方融资平台运行效率低下,占用大量信贷资源却不能向社会提供相应的资金回报,加剧资金供需矛盾,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另一种是科伊的“预算软约束”,即那些无望恢复生机、但由于政府隐性担保而免于破产倒闭的僵尸企业,吞噬了原本可以进入正常企业的信贷资金,提高了企业的融资成本。

从产业部门看,房地产市场的“挤出效应”和产能过剩行业的“沉淀效应”共同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近年来,随着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项目,对中小企业融资形成“挤出效应”。2013年末,在人民币贷款余额中,房地产贷款占20.3%,当年房地产新增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28.1%。与此同时,中国产能过剩问题也较为突出,产能过剩行业投资收益率低、资金周转速度慢,形成大量资金沉淀,加剧了资金供求矛盾,拉升了企业融资成本。相关数据表明,2014年上半年,中国工业企业产能利用率只有78.3%,处于2006年以来的历史低位,其中,钢铁、水泥、电解铝、焦炭、船舶、光伏等行业主要产品产能利用率不到50%。

从企业部门看,较高的杠杆率与较低的利润率共同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一方面企业杠杆率上升较快,2007年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为97%,2013年大幅升至118%。另一方面,企业获利能力出现下滑。工信部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企业毛利率由2013年的19%下降至16.3%。高杠杆率与低利润率的矛盾导致企业还本付息能力下降、融资成本上升。

从金融部门看,负债成本上升和风险溢价上升共同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近期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不断加快,从国际经验看,在利率市场化改革打破金融抑制的过程中,往往伴随着利率水平上升。在商业银行负债成本增大的情况下,作为主要资产运用方式,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存在上行压力。在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双升的情况下,金融机构通常会采取提高风险溢价的办法来覆盖潜在损失。

由此可见,目前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结构问题,是经济转型中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矛盾的集中表现。要真正解决这一问题,加大刺激力度会适得其反,深化经济改革是唯一选择。一是完善产权制度、健全公司治理结构,形成财务硬约束。用改革解决体制性矛盾,用改革消除结构性扭曲。二是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加快财税制度改革,加大对中小企业的税收支持政策。三是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合理调节流动性水平,盘活存量,为缓解企业融资成本创造良好的货币信贷环境。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让市场在人民币利率形成和变动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四是改善中小企业融资模式。打破金融垄断,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支持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发展直接融资,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鼓励金融创新,推出更多适合中小企业的金融工具。

从根本上讲,产权明晰是市场交易的基础,优胜劣汰是市场配置资源的要义。通过公平交易和市场竞争,硬化预算约束、淘汰落后企业、出清过剩产能,消除金融抑制、打破金融垄断,使资源从效率较低的地方流向效率较高的地方。这是一个国家实业发达、市场发展的根基,也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根本。

上一篇回2015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总量问题还是结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