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五国取得实质性进展

2016-05-08 05:06:18

金砖五国集团决定建立一个新的国际开发银行,并安排一笔应急储备金来共同应对金融危机,这有可能揭开全球经济制度演变的一个新篇章

□彼得·哈基姆(Peter Hakim)


Peter Hakim

2014年7月,金砖五国集团(BRICS)——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在拉美完成了一件意义非凡的大事。金砖国家举行了第六次峰会,峰会由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芙主持,地点在巴西的东北部城市福塔莱萨。这次会议表明,这个集团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联盟而作出的努力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五国首脑在这次会议上决定建立一个新的国际开发银行,并安排一笔应急储备金来共同应对金融危机。金砖五国集团的这项决定有可能揭开全球经济制度演变的一个新篇章。

金砖五国的共同诉求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利用参加这次福塔莱萨峰会的机会显示了他们对拉丁美洲的其他兴趣。习主席完成了他此行的一项意义深远的伟大计划,峰会一结束,便立即对巴西首都巴西利亚进行了国事访问。他和罗塞芙总统签署了一系列协议,承诺中国将为巴西的交通和能源基础设施注入巨额投资,并扩大两国之间的贸易。

在逗留巴西期间,习主席还会见了拉美加勒比共同体(CELAC:有33个成员国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的领导人,为建立一个讨论中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关系的区域性论坛做了前期准备。返回北京前,中国国家主席还访问了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古巴,同这些国家领导人着重讨论了贸易和投资问题。

尽管在福塔莱萨峰会上达成了共识,但是金砖国家并不是天然形成的一种伙伴关系。除了中国之外,这些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并不是特别紧密。中国同其他四个金砖国家之间有密切的贸易联系,贸易额平均占到后四个国家对外贸易总额的15%。但是,这四个金砖国家彼此之间却几乎没有贸易往来,它们彼此之间的贸易量加起来还不及它们同中国贸易量的10%。中国的五个主要贸易伙伴中没有一个属于金砖国家。虽然金砖五国的经济总量十分可观,但是其中大部分都来自中国,事实上,这个五国集团全部经济产出的三分之二和外汇储备的90%都是来自中国的份额。

第一次金砖国家峰会是在2009年召开的,当时,四个金砖国家的首脑正好聚集在俄罗斯。金砖集团已经急切希望它们能够在就国际事务做出决定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强烈要求改变现状。这种日益增长的自信意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四个金砖国家出色的经济表现和它们在国际问题上已经具有越来越大的话语权。然而更加重要的还是2008-2009年那场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巨大冲击,那场危机主要是由美国和欧盟在经济和金融上的失败造成的。当时的巴西总统卢拉·达席尔瓦曾说造成那场危机的罪魁祸首是“蓝眼睛的白人”。这话说得虽然不够含蓄,却也传播甚广。

在这四个国家看来,对于发展中国家希望在处理全球金融事务中起到更大作用的这种强烈要求,美国和欧盟的反应十分迟钝,总是敷衍了事。后者同意了用一种代表性更强的协调国际金融的机构来代替早就成立的由先进的工业国所组成的八国集团(G-8,其中只有俄罗斯一个金砖国家)。这个新的二十国集团(G-20)包括了八国集团中的所有成员国和全部四个金砖国家,此外还吸收了十个左右的其他新兴经济体。不过,二十国集团基本上只是一个交换信息和学习国家决策理论的场所。在实际运作中,这个机构对于重大经济政策,无论是涉及一个国家的还是涉及全球的,都没有产生过什么影响。

专家们早就在议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改革问题,经过一场经济危机之后,改革的阻力大概会减小一些。人们有理由期望,美国和欧盟大概会同意通过公开竞争的方式来选拔这两个布雷顿森林机构的领导。可是,尽管发展中国家推荐了很好的候选人,这两个职位的人选仍然是按照旧办法来确定。在2010年,美国国会还否定了联邦储备委员会已经决定支持的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几条十分重要的改革意见。这部分改革意见如果在美国国会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能够根据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在世界事务中的重要性已经得到提高的事实,适当地扩大这些国家的表决权的分配。

模仿就是最真诚的奉承

在参加福塔莱萨首脑会议之前,金砖五国集团的五位领导人就对在会议中要解决的中心问题预先达成了共识。除了每年召开一次年会外,他们决心要建立起一种基本制度,以保证能够持续地协调行动以增加他们的国家对世界经济事务的影响力。他们最后达成协议,要成立两个新的金融机构:一个是开发银行,即金砖五国开发银行;另一个是应急储备金。新的开发银行的主要任务是支持各成员国进行基础建设,应急储备金则是用来在发生危机时向有关国家提供流动资金援助。启动时,这两个机构都应该有充足的资金。银行的启动资金是五个国家出资的500亿美元,近期目标则要求其资本金增加到1000亿美元。应急储备金开始时暂定为1000亿美元。

新的银行和应急基金必然要具有类似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那些功能。19世纪的一句老生常谈的英语格言说得好:“模仿就是最真诚的奉承。”金砖五国集团成立这两个新机构,表明这个集团是非常看重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先行者们所起到的那些功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已经公开称赞过金砖五国集团的这种创新和这两个机构将能够做出的贡献。当然,这两个机构不会仅仅只模仿银行和基金而已,也不会只是增加了一个新的借款来源。金砖五国的政府认为它们开辟了一条利用新思想和新方法来发展经济和进行金融管理的道路。

金砖新机构尚需多年历练

人们普遍认为,经过两年或更长的时间,金砖五国集团的这两个机构才能够开始对外放贷。然而有几个问题是早已明确了的。最先从这两个机构受益的应该是金砖国家本身,尽管成立新银行和设置应急储备金的宗旨最终是要为一大批新兴市场的国家服务。至于申请贷款的国家必须满足哪些条件,尚未最后确定。金砖五国集团的这两个机构多半不会实行层层审批的制度,层层审批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放贷款的一个显著特点。这两个机构也不会干预一个国家的金融管理,至于环境问题、政治和司法改革、社会包容性、透明度和人权问题,一般说来,大概都不会过问。金砖五国集团决不会满足于只是管理它们自己的机构,它们还将继续努力在传统的多国组织中,在管理和政策制定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金砖五国集团将会遇到的一个棘手问题:在做出有关这两个机构管理的决定时,集团成员国的国家利益和它们的要求在多大程度上仍然是必须加以考虑的主要因素,各个成员国的利益和要求同两个机构的经营质量和效率标准之间又是否能够并行不悖。选择上海作为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的常驻地,主要反映了中国在金砖五国中的主导地位。作为交换,印度得到了任命银行第一任总裁的权利,而巴西将能够选择银行理事会的主席。金砖五国开发银行规定各个成员国为银行的资本金平等注资(初始资本金100亿美元),同时也平等地获得有表决权的股票份额。这样的规定将会对银行的发展产生什么影响,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曾经提出它愿意拿出更多的资本,自然也就会占有更多的有表决权的股票份额,其他四个金砖国家不同意中国的建议,从而为银行资本金数额设定了一个上限,至少在目前是如此。

金砖五国银行和设置应急储备金有可能让一些人产生疑虑:这两个机构今后会不会在实际上受到中国的控制,从而在国际上人们会把中国视为真正的放贷人。换句话说,这个集团中的五个国家具有经营一个名副其实的多国机构的那种能力吗?把银行的总部设在上海清楚地说明这个机构与中国有着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此外,若要在今后一个时期拓展这家新银行的规模,也多半需要来自中国的资金,因为迄今为止,中国的金融资源要远多于其他任何一个金砖国家。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无论金砖五国集团新成立的这家开发银行还是这个集团设立应急储备金的安排,都不会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造成威胁,更不会取代后者。这两个新机构必须要经过多年的历练才能取得布雷顿森林组织所具有的那种权威性和正当性,而且,只有它们积累了足够多的资金以后才有可能成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无法忽视的竞争对手。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会乐于见到有两套机构同时在运行。金砖五国集团创办这两个机构的理想结果将会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出现两个实力雄厚的全球大型借贷组织,它们资金充足,员工精明,管理高效,并富有创造精神,两者都经营借贷业务,既是对布雷顿森林体系组织的补充,又是后者的竞争对手。在取得如此规模的巨大成功之后,这五个金砖国家自然就会实现它们要在全球事务中施加更大影响和发挥更大潜力的那个目标,不论这个集团整体还是其中每一个国家都将能够如此。

上一篇回2014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金砖五国取得实质性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