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渊的皱纹

□梁盼   2016-05-13 16:34:52


□梁盼

蔡东藩的解释非常“网络化”,像写段子一般,虽有些歪理的成分,但又实在无法反驳



西晋五胡乱华之后,老牌贵族集体走出江南,偏安一隅也算悠闲。但他们留下的权力真空,需要有新的力量来填补。于是,经过北魏150年的更新与换代,到了六世纪中叶的西魏时期,以宰相宇文泰为首的“八大柱国”,势不可挡地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他们一路高歌猛进,最终建立隋唐大帝国,谱写了中国贵族政治的最后一个华美乐章。

西魏的八大柱国里,有一个鲜卑人叫独孤信,她的三个宝贝女儿,分别嫁给宇文泰之子、北周明帝宇文毓,隋文帝杨坚,李渊的老爹李昞。公元六世纪的独孤信家族,可算是国母“集散地”,更是史上第一的皇亲国戚。在他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一个“皇家赞助人”能够如此劲爆。

李渊的父亲李昞死得早,姨妈独孤氏与姨夫杨坚对他就格外照顾。那还是在北周时代,杨坚虽不是皇帝,但实际上却是最高掌权者。有了他的庇护,李渊小日子过得相当惬意。李渊的母亲是独孤家众多女神中的老四,杨坚的夫人则是老七。小姨厚爱姐姐的儿子李渊,常常让两个儿子杨勇、杨广与李渊在一块玩耍。杨广比李渊还小三岁,可算发小。

如果不是李渊与杨坚夫妻有这层关系,李渊家族恐怕在隋代开国之前就没落了。杨家并非当年西魏的八大柱国之一,但往往后起之秀来势更猛。随后,杨坚夺了宇文氏的天下,做了隋代开国皇帝。

此时,李渊与杨坚的关系开始有点不和谐起来。据盛唐时期学者刘餗的笔记体小说《隋唐嘉话》记载,有一天,杨坚做了一个梦,梦到洪水把长安城给淹没了,他便开始相当厌恶这座汉代以来就存在的都城。一不做二不休,杨坚干脆下令,在老城东南方向,新建一座城池,并取名为“大兴城”;到了唐代,又被改名为长安城。这个新长安城,就是举世闻名的隋唐帝都。

新皇帝建新都,十分正常,可当时的一位算命先生却坚持认为,杨坚所梦到的洪水,与李渊的“渊”是一个概念,都指水多水大水深。言外之意,杨坚既然都已经梦到洪水把老长安城淹了,那么带着“水”字的李渊很有可能就是大隋王朝的淹没者与掘墓人。不过,这个梦也就随着新都的建成,到此为止了。杨坚即便有所耳闻,也会一笑了之。毕竟他的夫人独孤皇后还在,李渊作为他们的嫡亲外甥,是可以网开一面的;甚至,李渊就算直接叫“李洪水”,也不是个事。

十多年过去后,到了公元604年,独孤皇后生的老二杨广,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挤掉兄长杨勇,顺利继位。对李渊来讲,杨广做皇帝,不是坏事,也不是好事。反正杨勇与杨广两兄弟,都是他的亲表兄弟,谁上位都一样。他当时四十岁不到,优哉游哉,做他从祖辈那里袭承下来的“唐国公”。

可是慢慢地,情况就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一天,隋炀帝杨广宴请群臣,他的表哥李渊当然也在座。突然,杨广当着众臣的面,喊李渊为“阿婆”,原因是李渊脸上皱纹太多,像个老太婆。李渊当众出丑,觉得很没面子。回家之后向老婆窦氏吐槽,但窦氏却说,这是一个好兆头,老公你是唐国公,“唐”与“堂”既同音,又有相近的意思;堂是指高大的房子,可以比喻为一个家庭,而“阿婆”在一个大家族里是长辈,即“堂主”。此堂主来日便可为彼“唐主”。

隋炀帝当着帝国各路大佬,似有心又似无意地讽刺自己的表哥为“阿婆”,但其表嫂窦氏,却另辟蹊径,来了这么个逻辑推理,弄得李渊不仅立马释然,反而异常高兴。

这个记录也出现在刘餗的《隋唐嘉话》中,但相当搞怪。按说,杨广刚做皇帝时,其表哥李渊也就四十多岁,直到杨广被杀李渊也才五十出头,应该不至于如此显老。更何况李渊从小锦衣玉食,乃根红苗正的贵族子弟,很难惨不忍睹到“阿婆”的惨状。很有可能只是他当天在宴会上突然皱了一下脸,却刚好被表弟杨广看到了,杨广就来了灵感刺激了一下李渊。

刺激也只是点到为止,杨广后来对很多豪门下毒手,但对李渊算是相当厚道的,毕竟是发小,又是自己亲表哥。可李渊似乎早就有反志,要不,他怎么听到老婆说自己是“唐主”时,会受用不已呢?李渊与杨广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现如今,表弟“堂而皇之”地做了皇帝,那么李渊难道不也可以“唐”而“皇”之吗?

可是,所有的记载都众口一词,说李渊反隋是其子李世民撺掇的。当隋炀帝闹得太不像个样子时,李渊正做太原留守。刚好太原有隋炀帝的行宫,行宫里有隋炀帝的侍妾。李世民就联合几个太原的高层领导,让李渊误睡了两个隋炀帝的小老婆。如此,李渊就必须反了。

可笑,李渊的天下原来是睡了表弟的小妾才得来的。中国的朝代特征,曾有一个很精辟的说法,即汉经学、晋清谈、唐乌龟、宋鼻涕、清邋遢。所谓的“唐乌龟”,民国时期的历史作家蔡东藩在其《唐史演义》里是如此解释的:一开始,是李渊让表弟杨广做了乌龟,后来恶有恶报,唐代皇室才污秽不堪,出了一大堆乌龟和荡妇。

蔡东藩的解释非常“网络化”,像写段子一般,虽有些歪理的成分,但又实在无法反驳。后来李世民杀死兄弟后,把他们的老婆安排到了自己的后宫;李世民的儿子李治,娶了老爹的使唤丫头武媚娘;而稍晚一些的李隆基又夺了儿媳妇杨玉环;还有后来的某些唐帝,都的确很荒唐。难道,真的是他们的祖先李渊当初那种不上大雅之“堂”的造反方式所引发的因果报应吗?

历史的细节令人不知所措。“唐乌龟”姑且不谈,单说“隋唐演义”被后人传颂得那么精彩,其改朝换代的波澜壮阔不亚于任何乱世。但看到杨坚梦到洪水与杨广调侃李渊是个老太婆这样的记录,你会猛然发觉,这哪里是改朝换代,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事;分明隋与唐本就连为一体,仿佛李渊得来的皇位,是他姨夫杨坚与表弟杨广正常传给他的,而不是他打来的。

(作者为文史学者)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李渊的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