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与美国加息之争

□杨斌当   2016-05-13 16:35:03


美国失业率和经济增长指标的矛盾,给IMF等对全球形势的判断和反对加息的观点提供了依据

□杨斌

当前美国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经合组织发生了严重分歧,无论在全球经济形势判断和应对经济政策上都显著不同。国际货币基金认为,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经济疲软,经济衰退风险迅速增加,特别是中国2月份出口外汇收入大幅下降了四分之一,美欧等主要经济体需求和国际贸易也正在加速萎缩。

国际货币基金副总裁利普顿指出,当前全球经济明显处于脆弱的转折点,经济脱轨风险在加大,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提振经济,让全球经济稳着陆。为避免全球经济陷入衰退,世界各国必须重燃勇敢的合作与行动精神,正如2008年为全球复苏作出努力一样。

享有发达国家俱乐部之称的经合组织,近来也多次呼吁各国政府携手行动,提振全球经济。上海G20会议召开前夕,经合组织曾呼吁美国、欧洲、中国等国家,采取集体行动来增加财政基础设施投资,为抵御全球经济衰退提供新的刺激。经合组织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效果不佳,必须采取国际协调的财政刺激政策,当然更反对美联储采取加息的货币紧缩政策。

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经合组织的恳切呼吁,美国政府官员显得既不领情也不买账。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曾表示,全球经济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没有危机,作出危机回应是不合理的。G20会议召开前,美国财长杰克卢表示,全球经济比想象中的要好,各国没必要在非危机环境中作出危机回应。

2016年3月美国经济界也发生了激烈争论,主要围绕如何判断经济形势和美联储加息。经济学家们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形势面临着重大危险,未来两年内陷入严重衰退的概率达到了60%,美联储全力避免严重衰退是当务之急。美联储高官们则认为美国经济复苏正常并处在充分就业状态,核心通胀距离美联储的目标2%并不遥远,因此,逐渐紧缩货币政策和考虑加息是非常合适的。经济学家们很难理解美联储为何对经济总是过于自信,过去数年以来所谓的“预测”都被证明是过于乐观,美联储现在应该做的是降息而非加息。美联储高官们声称不希望被国会质问为什么放任通胀飞涨。

究竟如何判断处于激烈争论中的全球经济形势,关键是要考察难以受到歪曲、操纵的客观统计数据。美联储主要依据经济增长和就业数据作出决策,这些主要统计数据是美国政府有可能造假、掺水的重点。但是,美国政府尚难以歪曲众多经济部门的统计数据。从这些部门统计数据与主要综合数据之间的矛盾,就能够比较准确地推测出美国经济的真实情况。

2016年1月,美国大多数经济部门数据出现了显著恶化,不仅工业、运输、进出口等实体经济指标持续下滑,反映国内经济活动水平的卡车运输量骤减一半,餐饮、商业、金融等服务业指标也出现了大滑坡。餐饮业的景气指数下降到上次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沃尔玛、梅西等众多大型超市纷纷关闭分店并大幅裁员;受金融股暴跌影响,华尔街商业银行、投行、对冲基金也纷纷大裁员,。这些都暴露出美国新增就业人数的统计数据明显存在着掺水、造假。

2016年2月,全球多达70%的国家陷入了制造业萎缩,反映国际贸易状况的波罗地海干散货指数创下新低,中国出口外汇收入大幅度暴跌了四分之一,反映出美国、欧盟、亚洲、拉美等市场需求全面萎缩。2月下旬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出现反弹,并不是因为全球经济形势好转和原料需求增加,而是因为美联储引领各国央行放水和国际资本的同步炒作。

值得关注的是,据华尔街知情人士透露,3月份美联储迟迟难以推行加息计划,是因为美联储决策所依靠的失业率和经济增长指标彼此互相矛盾,导致决策所依赖的经济模型陷入一片混乱。美联储运用经验数据和经济理论支持的数学模型推算,当前的经济增长根本不足以支撑就业高增长和低失业率;失业率和经济增长指标的矛盾,反而给国际货币基金等机构的全球形势判断和反对加息的观点提供了依据,迫使美联储暂时放弃加息计划。但是,美联储3月份会议刚刚宣布维持利率不变,两位美联储官员随即“放话”称4月、6月可能两次加息,随后新兴市场资产价格反弹上涨的势头戛然而止。当前,应谨防全球经济动荡加剧。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全球经济与美国加息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