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风向何方吹

柏晶伟   2017-01-14 23:10:00

中国人在经历了一场覆盖90余万平方公里的严重雾霾天气之后,迎来了2017年。冷空气送来的爽风,不止吹散了阴霾,更带给人们对新年的期盼。这期盼蕴含对风调雨顺的祈愿,也承载对中国经济稳中求进的预想,更是对和平、文明、进步、没有贫困、没有杀戮的国际新秩序的期许。

过去的一年,国际社会饱受“过山车”式的动荡。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朴槿惠遭遇“闺蜜门”,英国脱欧,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菲德尔·卡斯特罗离世等等,成为标志性政治事件。印度废钞行动,美联储加息,德银140亿美金罚单,欧洲债务危机升级,更是增加了世界经济走向的不确定性。

一个可见的事实是,在国际舞台上,既往的精英政治设计框架被打破,一股新政治浪潮正迎面袭来:在欧洲,奉行民粹主义、保守主义的右翼势力,在经济复苏乏力、失业率上升、难民潮冲击的背景下,得到占大多数的社会中下层民众的拥戴,更多的人加入到反全球化的游行队伍。在美国,一个被称作“疯子”的地产商登上总统宝座,引发各国人士的争议和忧虑,一旦他的排外、种族歧视、反自由贸易等竞选誓言付诸实施,将引爆世界范围的政治、经济危机。克鲁格曼甚至警告说,特朗普会带来美国历史上空前的政治腐败。

而恐怖主义分子更加肆无忌惮。继法国尼斯恐怖袭击案后,卡车又冲进了柏林集市,俄罗斯驻土大使被残忍枪杀,那些逃离内战的难民,将在颠沛流离中迎接新年。

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使中国经济发展陷于愈加复杂的外部环境,风险陡增,加之经济新常态下增长减速、结构调整、产业转型、金融风险、民资放缓、环境治理、减贫脱贫、民生保障等各项改革任务的推进,2017年,中国经济注定将面临更大挑战。

挑战首先来自金融资本领域。主要风险点在于:货币超发,会导致无效投资,继续增加过剩产能,忽视投资质量;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对中国外贸出口有所助益,但加工企业进口原材料零部件的价格却会抬升,需要警觉的是,币值下降,意味着国际市场对中国投资回报率预期下降,会直接影响到中国吸引外资的力度,而内资外逃则是一个更大的风险;平台债务增加,对政府而言,将分散的资产负债表风险转升为政府主权资产负债表风险,增加赤字,会提高政府融资成本,特别是地方政府陷入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加大。对民间资本而言,由于监管缺失,影子银行、网贷平台不合规、不合法,债券违约,恶性群体事件不得不防;民间投资趋冷已经延续一段时间,预期的回调,取决于民营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前景的理性乐观判断,取决于中国国内投资环境、政策管制水平的改善和提升,目前看民间投资动力尚显不足;房地产市场泡沫显现,虽然“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最严限购令”能否遏制住前赴后继的投机资本,还是个未知数;股市乏力,熔断机制并未起到止跌回调的作用,“没了才知道啥叫没了”,重建投资者信心是一项艰巨任务。

挑战还来自实体经济和生态环境。原材料工业遭遇的寒冬远未结束,资源性产品价格下滑还在继续;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在艰难爬坡,特别是部分区域性制造业中心企业生产停滞或半停滞、负债累累;劳动力成本上升,外资撤离中国市场等等。这些影响企业盈利前景的因素在短时间内难有改观。而间歇性爆发的生态环境危机苗头,一直考验职能部门的应急治理能力。

半个月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划定2017年中国经济走向和路径选择。中央政府将稳中求进,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是2017年中国经济运行的主基调和政策源头,稳是大局,是治国理政的基本原则,也是顶层设计者延续多年的政策主张。稳的核心含义就是要防控风险,避免发生系统性危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增长减速、区域发展极不平衡、市场机制有待完善、环境治理任务十分艰巨的国家,维持政治稳定、经济稳定、社会稳定有重要意义。

2017年,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增加有效投资,降低企业税费,调整个税税率,控制货币闸门,稳定汇率等等,这些对企业和个人都将是利好。

当然,寄望于中央政府全面出击破解经济难题的方法论,是与市场经济改革目标背道而驰的。进而言,维持人民币汇率合理均衡水平,要破除央行崇拜;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要破除政府崇拜。真正让市场的力量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充分尊重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因为“政府和经济学家很难凭空创造出生产率”。

2017年,一个具有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将发生:中共十九大召开。这将是中国政治格局的新开端,也将是国际地缘政治变化的新起点。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2017年,雾霾散却,乘着凉爽的风,中国人怀揣梦想,走向远方。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7,风向何方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