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风险与机会

本·伯南克(Ben Bernanke)   2017-01-14 23:10:02

美联储加息是积极信号;人民币稳定取决于中国经济转型是否成功;美国政策将充满不确定性

关于全球经济前景的话题,我会谈及世界的一些主要地区。首先是我最了解的美国,还有中国,因为我认为这两个国家在推动全球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美联储加息信号积极

回首过去几年,2009年严重的经济衰退使失业率上升至10%,达到战后的最高值。但从那时起,美国经济持续发展,工作岗位稳定增长,金融危机之后的严重经济衰退情况已经有了大幅好转和提升。这确实是个好消息。而且,我认为有充分证据表明,美国的这种复苏情况仍将持续。

美国经济复苏的一个主要动力就是家庭,也就是消费者。消费者的财务状况正逐步改善。消费者偿清债务后,他们的债务负担,包括住房贷款利息、信用卡利息等已大幅下降。加之有了更多的工作岗位,使得人们有了工作和收入,并且薪酬还在不断上涨。在金融危机中大跌的房屋价格也开始上涨,近年来已经达到危机前的峰值水平。同时,股票价格上涨至前所未有的高位。总的来说,美国家庭的财务状况朝着更积极、更良性的方向发展,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更高了。人们在加油站加油并不贵,无论是购买美国生产的商品还是进口商品,消费支出看上去都十分强劲。正如大家所知,消费者和家庭在美国经济中占很大比重,因而我的预期是,只要这种消费驱动力持续,美国经济将持续增长。

与此相关的就是房地产行业本身。危机之后,住宅房地产泡沫破灭。此前房价曾一度高涨,然后下跌,住宅价格跌至低位后又经过了一段时间才得以恢复。在家庭财务状况好转的情况下,房地产行业又迎来大幅上涨,而这也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一个原因。

但也不是一切都是积极利好的。美元强势使美国制造企业很难在国际市场上占据竞争优势地位,这一点相对来说是弱势,资本投资并没有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强劲。但总的来看,美国经济确实是在向前迈进。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过去通胀高企致使美联储加速提高利率,容易导致新一轮经济衰退。而这一问题,在如今低通胀的情况下似乎并不存在。

无论怎样,从此次“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最严重的时期到现在,经过8年的复苏,美国经济状况得到了大幅改善。同时,经济还有上行空间和能力,还能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美联储在2016年12月14日加息,是自2015年12月以来的第二次加息。展望2017年,如果经济如我们所预期的那样持续增长,美联储将逐步地、谨慎地提高利率。但不管怎样,美联储考虑加息就是一个好的信号,因为美国经济进一步走强,意味着通胀水平更接近目标,美联储将货币政策调整至“常态”也指日可待。

特朗普会怎样

对于美国大选,许多人或许有这样的疑惑:经济发展状况良好、失业率低、薪资水平上涨,在这种积极向好的态势下,为什么特朗普这样一个局外人能够入主白宫?这个问题很好,为什么经济在改善但许多人仍然对其不满意?

我想原因有很多,首先是我们的确经历了一场十分严重的金融危机,期间纽约和其他地方的一些公司需要救助。对于危机的应对,首先我们并没有预测到它的来临,没有完全预期到危机的严重性。希望我们可以对房价下跌及其所导致的银行挤兑有更明确的认识。当时金融系统有巨大的问题,希望我们当时能意识到并能做更充足的准备。如果我们明白发生了什么,看到金融系统的漏洞,我认为凭借已有的工具,我们可以更加有效地应对危机。

我想补充的另一点是,公众在金融危机时期的愤怒仍然是一个影响因素;这可能也是政治领域的影响因素。希望我们能以某种形式更好地解释我们做了什么,以及这些做法是如何帮助美国保持经济稳定的。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这一点。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能够很好地解释,但至少尝试过了。这是我希望能做得更好的地方。

我们也经历了一场严重的经济衰退,这期间有很多人失去了工作,对这场危机、经济衰退以及应对举措方面的愤怒在美国依然存在。相似的情况也在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大萧条时期发生过,在那场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当中,人们也有着非常激烈的政治反应,而这种反应最近又在美国出现了。

此外,还有一些美国国内的长期趋势也导致一些人对经济不满。首先是不平等,这一形势在美国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在过去的35年至40年间,收入最高的人与中下阶层人群的收入差距逐步拉大。而且,最高收入人群和最低收入人群之间的差距还在继续扩大。因此,尽管总体经济向好,但仍然有许多人、许多家庭的生活水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没有显著的提高。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有很多。全球化、国际贸易和竞争对一些行业产生了影响,而这些也是本次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攻击和讨论的一个社会热点和民众的痛点。同样,随着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相较于那些接受较少教育的人,受过更多教育和拥有更多技能的人将能更好地利用新科技。另外,还有其他很多原因。这样一来,经济不平等的加剧将持续,这意味着很多人对他们在这个国家经济中的收入和地位感到不满。

与此相关,美国的生产率提高缓慢。从战后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生产率提高得非常快,这得益于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新技术的发明与应用,战后恢复带来经济快速增长,提高了生产率和收入水平。在过去的几年中,生产率增速变慢,这表明实际收入,即使是对收入分配金字塔的上半部分人群来说,涨幅也不大。所以这两大主要因素——不平等和生产率增长放缓——意味着并不是每个人都分享了美国经济的总体繁荣,从而导致了许多人投票给承诺会带来变化的候选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因素。比如,对于移民的担忧。人们来到美国,带来不同文化、不同语言。所以,有许多因素导致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结果。政治从这里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但显然有很多不愉快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现在,值得注意的问题是,这届新政府将带领美国走向何方?我们的经济、国际贸易以及外交政策会是如何?我认为没人真正知道他的计划,各方还在关注他的内阁组成,哪些人会是给他建议的人。因此,现在猜测新政府会采取何种政策仍为时过早。

我知道在贸易等领域存在不确定性和担忧。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开放的贸易有益于经济增长。但特朗普担心贸易对某些产业、某些工人的影响,这是合理的担忧。所以我们将观望美国的贸易关系将会发生何种变化。现在看来,美国和其他一些亚洲国家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将不会被(国会)批准,至少不会以既有的形式被批准。

一个尤为重要的问题是,美国会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美国会如何处理这个非常重要的贸易关系?我认为,目前来看仍然不确定。特朗普在竞选中说他会让财长把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这在美国有法可依。如果一个国家被指操纵本国货币,就会被自动施加某些制裁,这会对诸如美国在华投资等方面产生直接影响。

但如果查看法律条文,法律明确规定了汇率操纵国需要满足的条件,其中之一是该国积累大量外汇储备来压低本币价格。无论这一点在过去是否属实,现在来看,中国正在消耗外汇储备。所以从这点来看,中国并不符合美国法律规定的汇率操纵国定义。因此,局势会如何发展尚不明朗。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中美贸易关系是会倒退,还是会有小幅回调,目前来说都难以预测。

尽管存在不确定性和担忧,尤其是在贸易领域,美国市场仍相当乐观。为什么股市、债券收益率和美元均在大选之后出现上涨?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特朗普谈到将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降低公司税和个人所得税,以及加大道路和桥梁等基础设施的支出。这些会导致美国更大的财政赤字,从而带来更快增长,推高通胀和利率。正是市场目前的预期导致了利率、美元和股市均出现上涨。

那么,究竟还会上涨多久?现在共和党包揽了总统和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但他们在经济问题上的意见并不统一。尤其是一些传统的共和党人对财政预算赤字非常担忧。所以,尽管特朗普和他的一些支持者可能支持更多的财政赤字来增加支出和减税,国会里一些共和党人可能会反对。因此,就目前来看,财政政策力度会有多大、它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美国经济,现在还很难确定。

最后,在美国政策方面,我认为有一个领域对我来说尤其重要,并且我认为对任何关注市场的人来说都很重要,即美联储会发生什么变化。看起来会有一些变化。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说过要更换主席。耶伦的任期还有1年多。特朗普会任命谁来接替耶伦,尚不清楚。他会任命更倾向于加息的人吗?大部分共和党人倾向于加息。或者他会与自己过去的借款人、建筑商身份保持一致,任命会保持低利率的人?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会紧密关注。

再者,会有关于美联储的法律变化吗?比如,国会提及要制定一项制度,要求美联储将其制定货币政策的过程程式化、标准化。因为种种原因,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尤其是一个简单的规则并不足以体现美国经济和美联储需要作出回应的复杂性。但这的确是一种可能会发生的变化,特朗普会签署它,使之成为法律。

总之,有很多不确定性。目前市场对新政府的反应良好。当然,新政府要到2017年1月才会就任。但目前来看,还有很多事情我们尚不清楚。将向哪个方向发展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宣称要实现3%-4%的增长,我认为有几个方面可以帮助经济增长,尤其是针对近期疲软的生产力。预测生产力会提高是合理的。经济增长应该会表现更好。也就是说,我们过去几年的经济增长率一直是保持在2%。如果有很大的财政支出,可以在短期内提振增长至3%-4%,但长期保持经济持续增长至3%-4%会很难。经济学家也没有太多好的建议,因为美国需要的是在生产力方面的大幅改善,这是中央政府做不到的,而是要发生在公司、实验室当中。他们是保持更快速经济增长、提高生产效率的源泉。政府和经济学家很难凭空创造出生产率。

2016年3月29日,美国纽约,美联储主席耶伦在纽约经济俱乐部演讲时称,2016年以来的美国经济数据喜忧参半,通胀前景亦不确定。CFP供图欧洲和日本:复苏刚开始

现在,我们转向世界其他地区。先来讨论欧洲,另一个主要的发达经济体。因为一些原因,欧洲从金融危机和衰退中恢复的速度比美国慢一些。首先,除了金融危机和衰退,他们接着迎来了主权债务危机,希腊和其他国家面临债务危机,这是另一个消极方面。欧洲有一些长期问题,包括缓慢的人口增长、像美国一样的低生产率增长。

在经济复苏中,十七八个国家使用欧元这一货币对他们来说并无益处,因为一些国家需要非常扩张性的、积极的货币政策;而另一些国家,尤其是德国,并不需要太多货币政策支持。使用单一货币意味着每个国家都要实行同样的货币政策。这一直是欧元区的问题。我想指出的是,欧洲经济恢复如此之慢的原因是欧洲国家之间有很多差异。

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了金融危机前最高点的10%。也就是说,美国已经从金融危机的损失中恢复过来,并且有了约10%的净增长。在欧洲,GDP刚刚回到危机前的水平。所以他们现在才回到起点,这是经济表现方面的一个很大不同。

除此以外,另一个关键因素是主权债务危机。欧洲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不够积极,从而导致花了更长的时间去采取必要的措施来恢复欧洲经济。尤其是欧洲经济比美国要更紧缩,即紧缩的财政预算、削减预算。货币政策的权力机构欧洲央行,直到最近才开始积极的量化宽松。2015年以前,立法和政治上的反对让欧洲央行很难实行量化宽松和类似的政策。这些障碍最终消除了,但也是到2015年才消除。因为这个原因,欧洲仍然在一定程度上落后于美国和英国。

所以他们面临一些严肃的挑战。我认为欧洲央行需要继续保持积极,也就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帮助欧洲持续复苏。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但他们已经比美国落后了许多。

现在,跨过太平洋到亚洲。日本有许多严重的问题。他们的人口增长很慢,事实上是在减少。如果劳动力在减少的话,当然很难实现大幅度的经济增长。此外,他们近些年一直在遭受通货紧缩。现在他们开始变得更加积极。从2013年开始,“安倍经济学”使得日本银行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我认为安倍经济学已取得一些成效。

最近,日本银行采取了新措施——收益率曲线控制,这表明它不仅像美联储和其他央行那样,调控短期隔夜利率(日本的短期隔夜利率如欧洲一样是负的),同时,日本也在调控长期利率,比如,日本政府10年期国债。通过此举,他们更好地控制了金融。总体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举措,但他们距离2%的通货膨胀目标仍然很远。确实他们也在说,可能会瞄准超过2%的目标。

我认为日本还面临一些重要的挑战,他们可能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去实现目标。他们已经推迟了提高消费税,也在采取其他的财政政策来支持经济发展,这包括结构性改革。日本经济中很多方面都很低效,需要改进。到了一定节点,他们会想要更多地解决劳动力问题。他们是否应允许更多移民?移民能让日本的家庭人数增加吗?这是非常难回答的问题。没有在这个方面的措施,他们的劳动力会持续减少,这很难让经济增长。

中国:更多财政、更少货币

现在让我转向中国。美国和中国可能是奠定全球经济基调的两个最重要的经济体。谈到中国,让我先花一分钟谈一个美国城市——宾州匹兹堡。匹兹堡多年来是美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城市。那里有很多大型钢铁工厂和重工业。匹兹堡因为这些重工业生产,有很多雾。接着,钢铁工业渐渐地转移到国外。匹兹堡很多钢铁厂关闭或变得没必要。于是匹兹堡开始结构调整,在金融、教育等领域扩展自己的优势。匹兹堡有许多好的大学,也在逐步努力扩展其文化氛围,还有在医疗等不同的领域。今天的匹兹堡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城市。那里没有太多钢铁,但它把自己转型成了一个有多种现代服务业支撑的经济,从事高科技、医疗、教育和金融。

匹兹堡只是一个城市,但从某种意义上,匹兹堡所实现的正是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在努力的方向。中国是在重工业、制造业出口和中央计划经济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国家。但是在现在的中国,这几个维度带来的发展空间已经十分有限。中国的重工业产能严重过剩。一些国企比较低效,至少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竞争力低。因此,中国正处于一个试图实现与匹兹堡类似的转型阶段,将来会有更多的高科技、服务业、消费性支出、零售业和教育服务取代重工业,以改变其经济结构。

这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中国已经取得了进步。例如,服务业已经比过去所占经济比重有所提高。但是,要想再进一步,我认为这对中国来说会是大挑战。改革能否顺利进行,并以能够促进经济持续增长的方式进行,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我基本上持乐观态度,但这也存在风险,尤其是中国目前需要管理其大量扩张的信贷,中国需要处理一些房地产泡沫,货币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但是,这并不是关于提供足够需求的问题,也不是日本和欧洲那样要提高通胀率的问题,而是中国现在是否能够如匹兹堡那样成功转型。

关于人民币汇率问题,我认为中国目前对于货币管理做得很好。对于2015年8月的货币贬值(汇改)有一些误解,导致了一定的市场困惑。但是2016年初,随着中国开始清晰地解释其计划,对人民币流动性进行了很好的管理。我认为可以采取一些其他措施,包括更多地依靠财政政策而非货币政策,因为货币政策宽松会压低人民币利率,从而导致资本外流。

我有两点评论。第一,人民币走势的基础是人们对中国改革的信心。如果人们对改革失去信心,继而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持续性失去信心,这会对人民币产生消极影响。但如果改革继续,且看起来中国经济依然会持续增长,这就会让人民币留在国内。

第二,中国可能需要先暂缓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进程。比如,美国媒体登载一些关于中国阻止资本外流的做法。但我认为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很重要。对中国更重要的是实现改革目标,之后再关注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关于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我认为这具有象征意义,这意味着人民币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准,但它对中国经济并无实质影响。我认为美元是很重要的储备货币,但这对美国经济本身并无太大益处。同样,人民币加入SDR只具有象征意义,但这对中国经济自身并无太大好处。

(作者为美联储前主席,现任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此文首发在2016年12月19日出版的《财新周刊》第49期上)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7 :风险与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