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前景预测

经济学人智库   2017-01-14 23:11:02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而之后美国步入衰退又将令商业情绪和需求双双遭受打击,我们预计 2018 年和 2019 年全球经济表现都将乏善可陈

世界银行下调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2.4%。CFP供图世界经济

1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引发政治海啸。2016年11 月 8 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全球前景随即发生了深刻变化。对于全球各国领导人而言,特朗普是一位颇让人挠头的政治人物。其原因有二:首先,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议程非常极端,他宣称将对中国和墨西哥征收贸易关税;将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及伊朗核协议;减少美国对其盟友的支持力度;加大与俄罗斯的合作。然而,鉴于特朗普往往在同一问题上出尔反尔,反复无常,他最终是否会坚持这些政策尚不得而知。此外,特朗普与共和党关系极为不和。共和党在国会两院中占多数席位,因而其势力不容小觑,但国会和总统在外交政策上不可能始终保持步调一致。

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意味着美国将引领世界迈向新的发展之路。他所秉持的“美国第一”的立场摒弃了美国例外主义的观点,即美国有义务捍卫并巩固其在全球的价值观。特朗普是位奉行孤立主义的商人,在他看来,外交关系不过是场零和游戏。他的外交议程基于以下三点原则:第一,美国应该停止出手解决他国事务;第二,目前的贸易协定有损美国经济;第三,移民坐享其成。特朗普政府将减少其所承担的国际义务,从而为其他国家(例如中国)的乘势介入创造了机会。这在某些已经积聚了高风险的地区尤为突出,例如,中国南海地区、叙利亚以及日本和韩国将愈发难以引起美国的关注;俄罗斯、土耳其和埃及则会加深与美国的合作。

美国国内形势也发生了变化 ,因为各级政府如今步调更趋一致。白宫、国会和最高法院都将显露右翼倾向。新政府早期政策将主要致力于推翻巴拉克·奥巴马签署的一系列总统令,尤其是有关移民和气候变化的决策。由于特朗普摒弃了共和党的正统做法,转而寻求向基础设施投入更多公共支出,因此,美国将采取较宽松的财政政策。新政府还可能下调个人税和商业税。金融和医疗卫生领域的监管将放宽。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上翘。从中期来看,特朗普削弱税收基础、公共债务负担加重,以及移民劳工减少致使劳动力市场趋紧等举措都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更大冲击。

2.民粹主义的下一个斗争目标。英国公投脱欧以及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所产生的后果都对各国政治首脑发出了明确的警告信号。民粹主义者将从中大受鼓舞,继而对主流政党提出挑战。欧洲的执政精英将面临越来越多的反抗,然而截至目前,他们几乎都未对此作出任何反应。未来 18 个月内,意大利、荷兰、法国、德国和奥地利等国都将举行重要的民众投票选举。在此期间,反建制运动和政党都将对主流政治势力构成挑战,尽管他们的冲击力大小不一。假如这些运动会对日益强烈的反全球化情绪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么他们的影响力将不仅限于本国,而且还会影响到整个国际社会格局。

发达国家

1.各国央行即将无计可施。8年前,全球金融危机进入最严重阶段;8年后,各国央行仍肩负着维持世界经济正常运行的重任。经合组织(OECD)国家内部,利率处于(或接近)历史最低水平,数家央行仍在试行前瞻性的政策,希望能以此刺激需求。尽管这类政策具有推动增长的作用,但同时也造成了资产市场的扭曲,未来几年这些经济体仍然难以摆脱对这些政策的依赖。

2.美国将继续拉动经合组织国家增长,直至2019年。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的情况是最好的,尽管其经济增速已经降至2%左右的新常态。在欧洲,欧元区的未来晦暗不明,各国背离欧元区政策各行其是的势头上升,英国脱欧问题令欧盟头痛不已,这些问题都将减弱民众的信心。正因为欧洲如今四面楚歌,那些原本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希腊未来走向和欧元区移民政策等)将被暂时搁置一边。1.5%以上经济年增速的目标似乎遥不可及。日本的命运恰恰是欧洲国家政府迫切希望避免的。日本经济增长乏善可陈,2017-2021年,日本经济增速预计将低于0.5%。劳动力规模萎缩、老龄人口抚养比上升、移民管控严格等因素都将拖累其经济增长。

新兴市场

1.新兴市场面临的外部环境有所改善,但依然危机四伏。对于大多数新兴市场而言,2016年并非如最初想象的那般荆棘密布。对于美国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已经消散,美元升值走强之路遭遇阻力。许多央行纷纷调低利率以刺激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投资者也再度回头以寻求更高收益资产。资本已重新流入新兴市场,债券发行还可能会创下历史新高。尽管如此,新兴市场债券再度赢得投资者青睐,这反映出经合组织投资回报低的事实,并非表明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信心增强。

目前,新兴市场正面临三大风险。第一,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美国通胀抬头,这可能迫使美联储加息步伐快于当前市场预期。(我们预计美联储将在2018年12月之前将政策利率上调100个基点)。此举可能吸引资本流向美国。第二,中国经济增长可能大幅放缓,导致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资产望而却步。第三,特朗普对征收进口关税的态度可能比我们当前预计的更为强硬,从而引发一场贸易战。

我们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将从2017年的6.2%下滑至2018年的4.2%。2017年政府高层人事变动后,政策调整将导致经济增速放缓。新一届政府将借此对经济政策作出重新定位,降低信贷增长。加息将抑制家庭支出和商业投资。建筑业和房地产业公司将首当其冲。

现代中国经济还从未经历过如此巨变,而全球经济又尚未做好充分应对准备。首先,受冲击最为严重的是那些依赖对华出口大宗商品的经济体,例如,澳大利亚、智利和蒙古。其次,是那些与中国有着深厚且广泛经贸联系的国家和地区,例如,韩国和台湾地区。股价下跌、消费者和商业信心下挫也都将让世界其他地区经济感受到阵阵寒意。因此,2018年全球经济将陷入动荡期。

2.2017-2021年,印度和东盟经济表现将强于整个亚洲。亚洲的经济增长取决于中国的经济表现,因为中国经济在亚洲 GDP 中占到近 45%。我们预计亚洲经济将从当前 4%的趋势增速降至 2018 年的约 3.5%。印度将成为亚洲地区的经济领跑者,2017-2021 年,印度的年均增速将达到 7.5%。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亲商政府所推行的改革、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以及印度有利的人口状况等因素。东南亚地区经济增长表现也将强于整个亚洲地区,这得益于其经济的追赶型增长:东盟最贫穷的成员国(例如老挝和柬埔寨),是位列亚洲人均收入最低的国家。

3.特朗普获胜后,美国国债收益上升将对拉美经济构成冲击。任何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财政刺激和监管放宽举措都将惠及拉美的出口商和美国汇款的流入国。但如果美国经济走强导致美国持续加息及美元再度走高,那么,拉美地区偿还其硬通货债务的能力将引发担忧。2016年拉美地区经济估计萎缩0.7%,2017年巴西走出衰退泥沼将带领拉美地区重回增长轨道。同时,拉美大宗商品价格止跌回稳。这些因素都将让拉美贸易条件企稳。

4 .油价走高将令中东及北非地区石油输出国迎来喘息之机。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可能达成一项石油供应协议,低位徘徊的油价无法支撑中东及北非地区的石油依赖型经济体实现复苏。这些经济体正通过减少投资、裁减政治上颇具敏感性的补贴等手段削减支出,而此举又会打压个人消费。2017-2021年,中东及北非地区最具活力的经济体将会是伊朗,制裁解除后该国将迎来经济复苏,使其对地区增长的贡献超过沙特、以色列和阿联酋。在经历了2016年的低迷表现后(我们估算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经济增速跌至1.2%,这是20年来的最低增速),我们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17年的经济前景更趋乐观。该地区三大经济体——南非、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的增长都会提速。因此,我们预计该区域内多数出口大宗商品的平均价格都会上升,2015-2016年,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的气象灾害过去之后,当地的天气状况可能好转。

总体而言,从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的前景来看,我们预计 2017 年全球经济增速将从 2016 年的2.2%升至 2.5%。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而之后美国步入衰退又将令商业情绪和需求双双遭受打击,我们预计 2018 年和 2019 年全球经济表现都将乏善可陈。目前来看,下一个十年的开局之年形势并不太严峻。2020-2021 年的年均增速将达到 2.6%。

汇率

如果美国通货再膨胀政策奏效,美元可能进一步走高。美国大选落幕之后,我们认为美元对日元和欧元汇率已经在2015年末达到峰值。美国庞大的经常项目赤字将持续拖累其货币,但美国债券收益高于日本、欧元区和英国的状况将会为美元提供支撑。市场对美联储收紧货币的力度和速度的推测仍将是美元走势的重要推手。如果财政支出能够对经济起到刺激作用,那么,美国的加息步伐可能会加快。美元走强的可能性或将令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再度承压。这些货币还将面临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2019年美国经济步入衰退而引发的经济逆风。

大宗商品

大宗商品市场终于显露出重归平衡迹象。我们认为2014-2015年出现严重供过于求现象之后大宗商品市场会重新恢复平衡,因此,未来2年油价将缓慢上升。2016年全球石油年度消费量自2013年以来首次超过了其产量,导致石油库存下降。在经历多年供应过剩之后,工农业市场正回归平衡。特朗普对基础设施的投入计划可能会推高工业原材料的需求,但他对中国增收关税的打算则可能令全球市场供过于求的局面雪上加霜,因为中国正为其产出寻找新的出路。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全球经济前景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