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五大重要领导力

□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   2017-02-27 23:06:50

真正的领导力要求领导者既有“雷达系统”又有“指南针”

在一个复杂多变、令人不安的世界,对领导者领导力的要求是既有“雷达系统”又有“指南针”,以帮助他们保持正确航向。他们必须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进行调整,但又不能偏离正确的方向。

政府、企业和民间团体领导者在制定2017年规划时,有五个主要挑战值得关注。

第一,需认真应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由于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3D打印、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和量子计算等领域取得的突破性进展,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重新定义所有行业并创造新的门类。这些技术刚刚开始显现潜力。2017年,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科幻小说变成现实。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在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将社会划分成拥抱变革和拒绝变革的两个群体,需要处理好这一问题。

第二,领导者需建立一个动态、包容的全球治理体系。今天的经济、技术、环境和社会挑战只有通过全球公私合作才能得以解决。然而当前的国际合作框架是二战后建立的,民族国家为国际关系基本单元,这不适应现在的形势。

与此同时,地缘政治变化使世界更加多极化。随着新的全球活动者为国家体系和国际秩序注入新思想,当前秩序变得越来越脆弱。只要各国互动的基础是共同利益而非共同价值,合作程度便会受到限制。此外,非国家行动者现在也有能力扰乱国家和全球体系,特别是通过网络攻击的形式。为了应对这种威胁,各国不能简单地封闭自己。唯一的出路是确保人人都能从全球化中受益。

第三,恢复全球经济增长。永久性经济增速降低意味着永久性生活水平下降:如果年增长率为5%,那么需要花14年才能让一国GDP翻一番;如果年增长率为3%,则需要24年之久。倘若经济停滞持续,我们后代的生活水平可能要差于现在。

预计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从今天的74亿增长到97亿,因此即便没有现在的技术性失业,全球经济也要创造数十亿工作岗位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需求。所以,在2017年,社会融入和青年就业将成为重要的全球问题和国内问题。

第四,改革资本主义,重建企业和社会契约。几十年来,自由市场和全球化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但其结构性缺陷——短视、不平等以及任人唯亲,加剧了政治冲突,需要平衡经济激励和社会福祉。

第五,领导者需解决因过去20年传统规范式微而导致的身份认同危机。全球化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同时越来越复杂。许多人对公共机构失去了信心。他们对未来感到害怕,不断求同存异寻找信仰。

身份认同的形成不是一个理性的过程,而是非常感性的,并且经常伴随着高度的焦虑、不满和愤怒。政治也是受情感推动的:政治家吸引选票,不是因为他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或描绘了长期愿景,而是因为他提供了一种归属感、对简单社会的怀念或者归根。2016年我们就见证了这个事实,民粹主义者通过培养保守和极端信仰而获利。负责任的领导者必须承认人们的害怕与愤怒是合法的,同时向他们提供建设美好未来的激励和规划。

那么该如何做呢?当今世界似乎被悲观主义吞没了。然而,我们有机会将数百万人从贫困中解救出来,让他们过上更加健康、有意义的生活。我们有责任通过合作走向更加绿色、包容、和平的未来世界。我们能否成功,并不取决于某一外部事件,而是取决于领导者做出的选择。

2017年对全球来说都是关键的一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有担当、负责任的领导力,解决我们共同面临的挑战,重建人们对公共机构的信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放弃自己的狭隘利益,顾及全球的共同利益。

领导者必须参与公开对话,共同寻找办法应对上述五大挑战。倘若他们认识到我们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他们将迈出第一步,虽然步伐较小,但也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作者为世界经济论坛主席。王艺璇 译)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7 五大重要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