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的实与虚

□金海年   2017-02-27 23:07:21

不宜以虚实标签对制造业和服务业进行简单的价值判断

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角度出发,当前存在着对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误解。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存在着产能过剩、能耗大、污染严重、工资低、就业吸纳能力有限等问题。而虚拟经济尤其是以金融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也发挥着不可或缺的基础作用,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更高的工资、更低的能耗和污染。中国若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应正确认识到以现代服务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是主要潜力空间,不宜以虚实标签对制造业和服务业进行简单的价值判断。

从中美差距看产业结构潜力

以人民币计算,2015年中国GDP为67.67万亿元,美国为111.78万亿元,美国高出中国约65%,而人均水平更是中国的7倍。

从三大产业增长的比较上看(图1),2015年中国第一产业(农业)增加值已经达到美国的4.99倍,略高于中美人口之比的4.27。由于人均农业需求几乎是恒定的,可以说第一产业在总量上已经接近增长的平衡点。

在以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图2),2011年中国第二产业增加值超过了美国。2014-2015年中国增速开始明显放缓,部分行业产能过剩意味着原来高速工业化进程已接近完成,粗放增长带来的高能耗、高污染更有待解决。中国在第二产业的追赶,未来将主要在质而非量的方面。

第三产业则是中美差距所在(图3),美国第三产业产值是中国的2.6倍,而美国的第三产业占美国GDP的比重达到了80%,是美国经济的重要支柱(图4)。未来中国的追赶,第三产业在总量上有着巨大的潜力和空间。

中国产业结构虚实的比较

1. 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能耗效率比较。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图5),美国单位能耗的产出效率比中国高42%,而德国和日本是中国的两倍,这个差距固然有技术方面的原因,但主要是产业结构比例差异造成的。

根据中国统计局数据(图6),中国第二产业单位能耗是第三产业的2.5倍。如果扣除交通运输行业,第三产业的单位能耗指数则仅为第二产业的1/6,如果第三产业的比重能增加到70%以上,整体GDP能耗效率将至少提高75%,届时中国的能耗效率将超过美国,如果再考虑科技进步因素,效率会提高更多。

2. 就业比较。根据世界银行数据,美国第三产业创造了超过81%的就业岗位,第二产业仅为17%左右。中国自1994年起,第三产业的就业机会就多于第二产业;从2013年起,第二产业就业岗位开始下降,第三产业就业岗位同时更快增加(图7)。在新常态下,第三产业将成为吸纳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就业的主要方向,将形成中国重要的中产阶级群体。

3. 收入比较。在工资收入和增长速度方面,第三产业也表现突出(图8)。由低工资形成的人口红利并非真正的红利,工资高、消费能力提升带来的生活水平的改善才是真正的红利。第三产业具有能耗低、工资高的特点,无疑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居民生活水平现代化的主要产业。

由此,我们发现制造业并非完全实,服务业也并非虚,可以预见,中国未来的现代服务业将在总量上成为国民经济的主体部分,而制造业需要在质上进行改善。从行业周期和发展趋势上分析,制造业分为新兴行业、新生行业、周期行业和夕阳行业。新兴行业是指由于新科技产生的新行业,比如人工智能带来的传感器元器件等;新生行业是指由于技术换代形成的行业升级,如新能源等;周期行业指伴随人口变化和经济周期波动的领域,如房地产、钢铁等等;夕阳行业指逐渐被新技术淘汰的领域,如BP机、个人电脑等。如果不能适应新科技、新消费,实体制造也是过剩的产能、过剩的泡沫和污染的垃圾;如果能够给人们带来消费的创新,服务业也能成为刚需,金融行业也成为科技创新和消费升级的资本之翼。

中国产业结构虚实均衡的制度供给与保障

综上分析,判断行业是虚或实、是否存在泡沫、是否过剩,应该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如果能够满足消费的市场需求,在上游满足这些最终消费需求的原材料资源、金融资本和人力资源等生产需求,就是实在的,如果超出市场的需要,无论是制造业还是金融行业,都是过剩的泡沫。有两种情况市场不一定能够很好地判断是否存在泡沫,一是价格波动对应的生产反馈周期滞后,可能就会造成更加剧烈的波动,使得市场难以自行出清或恢复均衡;二是污染和生态破坏造成的外部性,形成了社会成本,无法自动成为行为企业的内部成本,使得其破坏行为难以得到社会成本的有效约束。这时,就需要政府制定相应的法律、因此,应面向最终消费、中间生产和资源供给三个层面形成市场均衡机制,具体供给两类机制需要的制度:

一是金融均衡调节机制。对于金融波动和风险防范要建立投融资均衡和逆周期波动的机制,解除对金融创新的约束和限制,回归金融作为投资与融资平衡的本质。如果金融过度偏重于投资,而忽视了融资的功能,投资回报与融资成本、融资企业的价值创造相脱节,就会产生泡沫,导致金融失衡。

二是外部性内生化机制。对污染与生态破坏建立根据程度和数量动态计算的资源税、排放税等税收机制,改变企业的投入产出比,使得企业愿意加大减轻污染与排放的投入,避免放任污染排放或者停产停业等极端措施,将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结合起来,使得人们能够充分享受现代科技文明带来的生活水平的提高,使得经济活动与生态环境达到和谐的均衡。

具备了以上两类制度,中国新常态面临的结构调整和生态污染这两大挑战将迎刃而解,杠杆问题、库存问题、产能问题将由制度保障下的市场自行平衡解决。而第三大挑战——贫富差距问题,则需要通过设计区分劳动能力缺失与否的社会保障体系来解决。中国的新常态,将是产业结构调整的现代化过程,将是污染的工业化向环境生态和谐均衡的新工业文明过渡的过程,将是人们收入显著提高、广泛享受科技进步的过程,资本将发挥巨大优势,成为科技创新、生活改善的美丽翅膀。

(作者为诺亚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官)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的实与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