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频发时代的积极因子—政府

□特约作者 琳恩·帕拉莫尔(Lynn Parramore)   2017-02-27 23:07:37

重新思考资本主义意味着重新思考公私部门的角色、金融的角色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编者按: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为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科学和技术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创业型政府》(The Entrepreneurial State)一书的作者。她揭开公共与私营部门的神话:创新取决于勇往直前的企业家精神。但实际上,在创新驱动经济增长的国家里,政府非但从来没有成为私营部门的掣肘,而且一直是私营部门的重要合作伙伴,甚至还要大胆,甘愿冒私营企业都不愿意冒的风险。在与迈克尔·雅各布(Michael Jacobs)共同编辑的新书《重新思考资本主义:可持续包容性增长的经济学和政策》(Rethinking Capitalism: Economics and Policy for Sustainable and Inclusive Growth)中,玛丽安娜·马祖卡托为当代资本主义提供了一个大胆的新愿景,即为人类和地球工作。

随着黑天鹅事件的频发,世界似乎正在走向颠倒,在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的时代,这个愿景又有什么机会?是否有积极因子存在?美国新经济思维研究院高级分析师琳恩·帕拉莫尔对玛丽安娜·马祖卡托进行了专访,讨论如何塑造一个适合每个人生活的经济体。《中国经济报告》获得授权刊发。

资本主义的困境

琳恩·帕拉莫尔:你的新书叫做《重新思考资本主义》,那么以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为例,你认为当前资本主义面临哪些困境?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在这本书中,我们阐述了过去 30 年间资本主义模式的各种失败——从增长不稳定,到不平等加剧,到气候变化的威胁。这些失败已成为投票和选举中的显著影响因素,例如无法实现收入增长。

发达经济体中,生产率的增长与工人期望的合理收入存在冲突,这种趋势在美国出现得更早,也更为明显。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在1989年与2014年是基本相同的。英国也面临实际工资增长停滞的挑战。英国财政研究所预计,到2021年英国工资仍会继续低于2008年的水平。人们努力工作,公司赚取巨额利润,但员工没有分享到他们自身所创造的财富。

长期以来,这些问题都被忽视了。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显示,人们不再愿意维持现状。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的胜利方所采用的口号是类似的,他们都关注外来者(移民或贸易伙伴)带来的经济威胁。这种焦虑的加剧体现到口号上,就是迫切需要“重新获得控制权”,无论是在国境边界上还是经济力量上。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利的另一个相似之处是对所谓“精英阶层”的攻击,这并非资本主义的大失败,但我们对此都必须承担一些责任。

琳恩·帕拉莫尔:资本主义行不通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如果仔细审视西方社会今天面临的复杂挑战,我们会发现问题的根源来自内部而非外来者。

目前的资本主义模式和政策制定的主导思想导致公共和私营两大部门的投资失败,影响生产力的提高。股东价值理论(即公司应该为股东利益而运行)导致企业战略金融化,不再投资于有利于未来增长或创新的领域。公司更愿意把钱放在股东口袋里,或者留存现金,而不是提高工资或投资。

而且,这些想法不只是影响到了私营部门,还影响了政府职能的有效发挥。主流经济理论倾向于淡化政府在市场中的作用,主张“看不见的手”来发挥作用。比如欧洲的财政紧缩就存在问题。

琳恩·帕拉莫尔:在《创业国家》一书中,你曾描述过一个能解决上述问题的资本主义模型。它是如何运作的?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当今主流经济学的传统观点是政府没有多少刺激创新的能力,因此政府在经济中所发挥的作用应尽可能小,只在市场失灵时出手干预。但这远非现实。我的研究表明,政府在促进私人投资方面具有积极作用。市场并不是静态的,而是公私部门互动博弈的结果。政府应该积极与私营企业展开合作,以刺激可持续和包容性的增长。政策要为商业投资创造新机会,与企业共同创造并协调好市场,为公众带来更好的福利。

公共投资不仅影响增长率,而且也影响经济发展的方向。当今美国最前沿的创新,并不是由私营企业开发的,而是由美国政府开发的。比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了谷歌搜索引擎算法,苹果早期的资金来自于美国政府的“小企业投资公司计划”。在绿色经济领域政府也发挥了积极作用,比如德国正在通过能源转型政策推进行业绿色转型和创新。

如果我们希望增长由创新驱动、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更活跃的政府,而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政府。然而,我们还是经常听到教科书式的说法——应该继续通过提高科技水平和完善市场条件来解决市场失灵,从而完善竞争环境。总之,仅仅修复市场是不够的,政府要积极塑造并创建市场。

英国脱欧事件。CFP供图

资本主义前景

琳恩·帕拉莫尔:在最近这些政治黑天鹅事件的背后,你能看到一些向好的迹象吗?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或许可以让资本主义现阶段的问题得到缓解,但最终可能只是使事情变得更糟。以投资所面临的挑战为例——企业倾向于将资金投向他们所看重的前沿技术或市场机会上。而英国脱欧缩小了市场机会。美国退出贸易协定也缩小了市场机会。为了使增长更具包容性,应当积极推动全球贸易。

但是,从乐观的一面来看,因为资本主义的困境已经迫在眉睫,也许决策者们会采用更具创新性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我确实看到了这样的迹象。在这个大框架下,政府能做的太多太多了。但在此之前,关于如何建立在地球极限内有效运行的经济体,我们需要多一些包容和务实的态度和做法,少一些意识形态上的辩论。

特朗普当选后的一些公开言论,并不足以让我们对未来做出预测。必须强调的是,我并不鼓励继续遵循过去的行为模式。作为一名商人,特朗普已经与一些恶劣的汲取剩余劳动价值模式和资本主义暴行相关联了:建立一批企业,然后让它们破产,以逃避向供应商支付账款,利用破产法避税,然后在别的地方建立另外一批企业。这种模式正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许多问题的根源所在。

琳恩·帕拉莫尔:特朗普似乎在重新思考财政政策,他主张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以重振制造业。你对这个建议的看法如何?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有很多政治家都把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刺激经济的手段,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将焦点放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并把它作为财政紧缩政策的替代品。虽然他们在关注投资这一点上是正确的,但基础设施建设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

基础设施建设固然很重要,但更关键的是引导投资实现转型发展。我们应该投资于公共回报或公共收益最大的地方。比如德国的基建政策以绿色基建为导向,对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起到了双重作用,对新行业和传统行业都有影响。在这一政策导向下,德国钢铁工业通过“回收再利用”战略降低了对原材料的浪费,从而适应了该政策。我对特朗普计划感到担忧的是,他们可能会在私人回报最高的基础设施建设(如收费公路和桥梁)上投资,而不是在公共收益最大的地方。特朗普就任仪式来临前华盛顿民众组织反特朗普游行。CFP供图琳恩·帕拉莫尔:谈到绿色产业问题,气候变化政策会如何随着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而改变?

玛丽安娜·马祖卡托:绿色产业不仅包括可再生能源,还包括为整个经济创造一个新的方向。这就需要政府站出来发挥作用,而不是退后一步。政府应当发展具有使命感的公共组织,以帮助应对气候变化。发展绿色产业还要求金融部门更注重长远利益,因为短期融资很容易扭曲生物技术等诸多领域的激励机制和发展方向。我们正在研究公共银行和其他公共机构在为绿色革命提供金融服务中的作用。一个有意思的属性是,公共银行不仅缓释了经济下行风险,同时能够在经济上行时获益。这使我们想到了凯恩斯关于“投资社会化”的理论,这或将为21世纪所需要的公共和私人部门类型提供新的视角。

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正在迫使国家采用更为激进的想法。在这个大环境下,重新思考资本主义意味着重新思考公私部门的角色、金融的角色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目标导向型投资新政,同时也需要一个风险和收益外部化的现代社会契约新政。这样可能就会将创新引领型增长变为包容性增长。

(王艺璇 译)

如果我们希望增长由创新驱动、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更活跃的政府,而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政府

关于如何建立在地球极限内有效运行的经济体,我们需要多一些包容和务实的态度和做法,少一些意识形态上的辩论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黑天鹅频发时代的积极因子—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