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美关系中的两大陷阱

□约瑟夫·奈(Joseph Nye)   2017-03-13 23:04:08

特朗普对华政策应同时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制定对华政策时,应当警惕两大陷阱。其一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即如果一个现有大国(如美国)太过恐惧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如中国),那就有可能爆发灾难性的战争。但特朗普还必须担心“金德尔伯格陷阱”,也就是中国似乎太弱而不是太强。

麻省理工大学教授查尔斯·金德尔伯格认为,20世纪30年代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大国后却未能接替英国扮演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的角色,最终导致全球体系陷入衰退。今天,随着中国力量不断壮大,它是否会为提供全球性公共产品贡献力量?在国内环境下,政府负责提供维护治安或清洁环境的公共产品,民众可以从中获益。而在全球环境下,公共产品(如应对气候变化、稳定金融系统或保障航行自由)则由大国领导的联盟负责提供。

小国鲜有意愿为全球公共产品付费。因为它们受益与否并没有多大差别,因此搭便车才是理性行为。但大国可以明显从全球公共产品中获益。因此大国应做出理性行为。如果大国不承担领导责任,会导致全球公共产品供应短缺。

中国现在是联合国维和部队排名第二的出资者,并参与了埃博拉病毒防治和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联合国项目。中国同样从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多边经济体系中受益良多。2015年,中国发起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有人认为这是世界银行的替代性选择;但此新体系依然遵守国际法,并与世界银行展开合作。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所作所为并非以重塑世界秩序为目的,而是为了强化其国际影响力。但如果遭到特朗普政策的压制和孤立,中国是否会成为破坏性的免费受益者,从而将世界体系推入到“金德尔伯格陷阱”之中?

特朗普同样必须担心更加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即中国太过强势而不是太过弱势。落入这一陷阱并非不可避免,而且由此带来的后果往往被外界夸大。

举例而言,19世纪中叶的大国英国于1914年与正在崛起的德国开战,但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不仅涉及英国和德国,一战爆发的原因也不仅是德国崛起。今天中美之间的实力差距远大于1914年的德国和英国。我们有必要重视中美关系可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预警,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但是颇具危险性。

就连经典的希腊案例也不像修昔底德所说的那样直截了当。他声称雅典的崛起和斯巴达因此产生的恐惧导致了第二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但耶鲁大学历史学家唐纳德·卡根已经证明雅典人的力量其实并未增长。在公元前431年战争爆发前,力量平衡已经开始趋于稳定,但雅典政策失误导致斯巴达误以为可能值得冒险发动战争。换句话说,战争不是由与人无关的力量造成的,恰恰是困难情况下的愚昧决策导致战火重燃。

这是特朗普今天在处理中国问题时所面临的危险。他必须同时担心太过衰弱和太过强大的中国。为了世界和平,他必须同时避开“金德尔伯格陷阱”和“修昔底德陷阱”。但更重要的是,他必须避免人类历史随处可见的误算、误解和草率判断。

(作者为哈佛大学教授)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警惕中美关系中的两大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