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化技术破解垃圾难题

□郭松海   2017-04-18 23:00:27

运用生化技术发展垃圾处理产业,是城乡管理和环境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改善民生的需要,也是政府公共服务的重要职责

中国现阶段城市垃圾处理能力不足,垃圾渗滤液产量高、处理难度大。本刊资料图中国垃圾“存量基数大,增量速度快”,垃圾围城现象严重,生活垃圾处理一直是薄弱环节。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发展,城镇垃圾还将以8%-10%的速度增长,成为制约城镇经济社会发展,污染生态环境和危及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重要因素。目前,中国各地生活垃圾处理多以填埋为主,这种方式带来占地多、投资大、污染重等问题。又因土地资源紧缺,选址越来越难, 填埋方式也逐渐陷入了困境。

垃圾围城窘境日趋严峻

随着城市垃圾增加,填埋场的设计使用寿命也大大缩短。譬如,位于北京东郊三区交界处的北神树垃圾填埋场,1997年投入使用,设计日处理垃圾能力980吨,使用寿命13年。然而至今仍超期服役,每天有超过千吨的垃圾运抵,为此不得不把原绿化带砍掉作为新的垃圾堆放地。再如潍坊安丘市填埋场,设计使用年限为13年,但仅投用两年库容就用去1/3。2016年,广州市所有的垃圾填埋场都已接近饱和,垃圾已无处“葬身”。为此,许多大城市纷纷将垃圾处置重点转为建垃圾焚烧发电厂,但这种方式初始投资大,运行费用高,需要增加大量辅助燃料,易于产生二次污染,经营粗放。

总之,中国现阶段城市垃圾处理能力不足,垃圾渗滤液产量高、处理难度大。对一些城市垃圾的焚烧无害化处理投资大,经营管理和运行监管都亟待加强。

2016年底,国家住建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和环保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作的意见》,明确按照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要求,将垃圾焚烧处理设施建设作为维护公共安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和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重点。到2020年底,全国城市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要占总处理能力的50%以上,要求全部达到清洁焚烧标准。

生化技术助力垃圾处理

近两年,山东省一项生化处理生活垃圾的技术通过评审,经专家论证,其技术已近成熟。该技术是针对中国生活垃圾混合收集、成分复杂、含水率高、厨余垃圾含量高的特点而开发的。它对混合生活垃圾破袋、磁选、破碎、筛选处理后,将剩余垃圾进行生化处理,研发了系列生物菌和生化处理工艺、设施。该技术利用除臭菌对垃圾产生的恶臭气体进行降解,解决了垃圾臭味污染难题;利用煤化菌使厨余等有机垃圾碳质化,极大提高垃圾热值,不需要再添加煤、油助燃;利用耐高温菌低成本地解决了垃圾干燥和高浓度渗滤液净化处理问题。最终产生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经检测热值可达3200-3500千卡/千克,经热解气化成清洁燃气进行发电利用,气化过程的高温使产生二恶英的前体物——苯环类物质裂解,减少了对大气的污染。该生化技术实现了垃圾热能清洁高效利用和资源循环利用,是对中国现有生活垃圾收转运处理方式的突破创新。

该项技术具有占地面积小,投资少,建设周期短的特点,其方案可节省土地资源、节省政府财政支出、快速解决垃圾处理难题、实现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集约化处理,具有良好的环境和经济效益。

化解垃圾难题的意义

运用生化技术化解垃圾难题,发展垃圾处理产业,是城乡管理和环境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改善民生的需要,也是政府公共服务的重要职责。其意义重大:

1.符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实施垃圾处理精细化运作,极大地减少了垃圾焚烧过程中烟气污染物、恶臭、飞灰、渗滤液的产生和排放,可控制二次污染,并易于形成“邻利效益”,实现共享发展。

2.可将垃圾填埋场修复再利用,使土地价值大幅提升。如将该技术用于废弃垃圾填埋场的修复,可将大量废弃地改造为可利用土地,减轻垃圾场地对环境的污染,极大地提高该地块及周边地块的价值。由于此类场地大多位于城郊,若城镇地域扩张,可使城郊地块价值凸显,其价值量可以万亿计。

3.发展垃圾处理产业,调结构、补短板,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经济发展。对垃圾填埋场进行生态修复,可以创造大量就业岗位,帮助关停企业职工转岗就业;同时可带动垃圾修复机械、生物产业、园林业的发展。

破解垃圾难题的建议

  1.利用生化技术,建设高标准垃圾处理项目。遵循安全、可靠、经济、环保等原则,以垃圾分选、焚烧锅炉为主设备,评价技术装备对自然条件和垃圾特性的适应性、长期运行可靠性、能源利用效率和资源消耗水平、污染物排放水平。重点发展静脉产业园区、循环经济产业园区、静脉特色小镇等生化处理垃圾产业项目建设,统筹生活垃圾、餐厨垃圾、建筑垃圾等不同类型的垃圾处理,实现各种垃圾在园区内有效治理,提高能源综合利用效率。

2.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长期以来,城市垃圾处理被定位为社会公益事业来经营,政府大包大揽的做法出现了公共利益受损、监管与考评不力、缺乏竞争等政府责任缺失问题。政府与参与垃圾处理的企业权责不分,导致垃圾处理行业缺乏创新能力,质量管理水平较低,供给效率不高。因此,要转变政府职能,把城市垃圾处理服务真正推向市场。政府在政策上予以指导,在资金上给予支持。政府职能应从过度的行政干预转变为依法对企业进行监督。严格招投标管理,加强市场准入管理,设定投资建设运行企业的技术、人员、业绩等条件,培育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还要防止民营企业进入后的垄断,学习美国广泛采用的“有管理的竞争”方式,避免这类企业进入服务领域后形成新的垄断,使政府处于不利地位。

3.着力支持垃圾生化处理技术的发展。恩格斯曾说过,“社会上一旦有技术上的有效需求,则这种需求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往前推进。”在市场经济发展中,政府的引导促进作用不可忽视。政府在垃圾处理采购政策上,应增加对科技产品的有效需求。(1)在垃圾焚烧发电厂采购燃料时,应该根据《关于促进生产过程协同资源化处理城市及产业废弃物工作的意见》,优先采购垃圾生化处理产生的“绿色煤炭”来替代部分燃料。(2)在生活垃圾填埋场改造项目中,应优先引入垃圾生化处理技术,减量增容,减少原有垃圾填埋体积,延长填埋场使用寿命。(3)应该对利用垃圾生化处理技术修复废弃地项目立项,在各地推广处理集存垃圾的机械与生化技术,将废弃地改造为可利用土地,增加土地财富。

(作者为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山东财经大学教授)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以生化技术破解垃圾难题